首 页   |   艺术动态   |   公告通知   |   艺术家园   |   拍卖信息   |   人物专访   |   文艺评论   |   名作欣赏   |   艺术视频   |   站内检索
 
人物专访
 
  谈谈徐晓玲和她的字  
  编辑:    稿源:    签发时间:2020-09-28 17:55:08  
 
 

  微信图.jpg

徐晓玲,中国书法家协会女书法家委员会委员,宁夏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银川书画院专业创作员。

未标题-1.jpg

石舒清

    没见到徐晓玲的字前,先看到她的随笔。当然那时候已经知道她是一个有一定影响的书法家了。不知道在许多文章里为什么竟读了徐晓玲的随笔,手头的刊物多,一般都是先看看目录,看看自己喜欢的作者作品,或者就是看看朋友的文章。徐晓玲彼时还不认识(就是现在也还不是很熟),但就看了她的文章,应该是偶然看到,读了几句不错,于是就收不住读下去。文章是发在《黄河文学》的,记得我还和主编闻玉霞女士特意谈到过,让她多督促这个徐晓玲,让徐多写一些。徐晓玲的随笔,多写书法方面的一些经验感悟,却是可以和生活相通的,又雅训,给人底蕴不浅,训练有素的感觉。我之所以让闻主编督促徐晓玲多写随笔,一是她的随笔虽只初见,却真是写得好,二是身边的书画家们艺术家们,专业而外,能写文章,文章能写得好的,确乎稀见。而有无写文章的习惯和能力,于一个好的书画家而言,又是极关键极要紧的,不能说王羲之只会写字不会作文,即使到了近代,只要称得上大家名手,齐白石黄宾虹启功等等,诗文学养也是让人仰之弥高,望而难即的。我觉得徐晓玲既有写文章的兴趣,尤其有这个能力,就不能不从此加以格外重视。读书作文,乃至善于向生活本身学习,应该是一个艺术家能走向深阔远大的必由之路。闻玉霞女士对徐晓玲也是颇多认可,说她的爷爷是一位乡间绅士,写得一笔好字,徐晓玲耳濡目染,以至于今。原来如此。

小楷扇面《陶渊明诗》60cm×28cm.jpg

小楷扇面《陶渊明诗》60cm×28cm

 

    后来就留意了徐晓玲的字,见她多写小楷,觉得她的小楷不只功夫好,更显现一种心境,没有那样的心境,字则难有那样的面目,功夫可以花时间练得,那样静穆的心境却是不易有的,积年养育而外,更需出乎天性。

    这样子过了几年,在一次集会上,大家正准备着照合影,大概有三五百人,蚁动排队,喧嚷未已,这时候有一个人走到我跟前,说她就是徐晓玲,三言两语之后,就各自照相去了,见面情景,几同梦境。说来和徐晓玲,也只是如此不成样子的见得一面而已,我却一直回味着和她的这草草一见,觉得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女秀才,容易于被忽略的同时,又极容易被记住,好像第一眼错看之后,第二眼马上就要去做一个必要的补救。她身上自然散发的那种深静的力量使我印象深刻。照相事小,我也是不大爱照相的,尤其劳师动众排来排去的照相,但是借由照相,却偶遇到徐晓玲,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外收获。

楷书对联《风云论道;笔墨通天》240cm×58cm×2.jpg

楷书对联《风云论道;笔墨通天》240cm×58cm×2          楷书对联《感义增气;怀仁识归》180cm×48cm×2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我们都是宁夏文化圈里的人,又都生活在一个城市,还是老乡,如许年里竟只有一次碰面,可见徐晓玲是不大参与各种活动的。但我们加了微信,在微信里偶尔会有一些交流。我是喜欢收藏一些当地书画的,收到藏品,也请她给我掌掌眼,记得一次她对一个书家的评语是“笔毫没有铺开,拧着;没有锋面的转换;写字不愉快”如此评说,对照着来看,是很有启发的,尤其“写字不愉快”之说,使我有共鸣,我觉得好的创作,总有些沉浸其中,浑然醺然的意思,自然是愉快的,作者创作的时候味同爵蜡,却期待观赏者吃出好味道来,世上没有这样的事情。记得我还花好几千元买得当地某老书法家的一小件作品,微信里夸宝,遭到徐晓玲兜头浇来一瓢凉水,她说字是假的,说老先生“写字的基本章法和静态,都会有民国风”,老先生属百岁翁,和民国确有继承的。关于这幅字,徐晓玲而外,我还给两个书法界的朋友看了,都是正面评价,一个还由衷地竖了大拇指,但我还是信任徐晓玲,好在和卖家有话在先,很容易就另换了一件无疑问的作品回来。

    苏东坡格外得意的事情是,他喝到酒气沸沸时,还可以写出章法严谨,如兵士布阵的小楷来;那么身为女子却可以写出笔意淋漓,气势正大的擘窠大字,亦属难得事。徐晓玲写小楷的本领我是早就见识了的,但她的大字似乎更让我动心。她的字一律是不闹腾的,绝少惯见的江湖气,不走险猎怪,不标新立异,不咋咋呼呼,不先声夺人,不是一伙不大相干的人围拢着写出来的,不是练气功耍魔术那样写出来的,也似乎不大适合陈列在公共场所,费人评说,她的字好像就适合挂在干净、安静而又多书有花的屋子里,而且这屋子不会太简陋,但也绝不会太阔气,静静地呈现和散发一份文气和自足就是了。

行书屏条《兰亭集序》132cm×28cm×4.jpg

行书屏条《兰亭集序》132cm×28cm×4

行书屏条《兰亭集序》132cm×28cm×4.jpg

    记得看过一个日本艺术家发的感慨,说是不喜欢吃寿司人做的寿司,不喜欢看书法家写的字等等,这话好像容易引起共鸣,被很多人引用着传扬着。确实,一些书法家写的字,给人一种从古人复印而来,而且复印的效果并不理想的感觉,好比我们写小说的,也不大喜欢看那些炫技很厉害的小说家的小说。这是创作者应该留意自省的方面。但以习字为事业的徐晓玲写的字,个人印象,还是很可一看。其实达到这一点是相当不容易的,只要是一个认真的有抱负的艺术家,都一定希图能有自家面目,都一定竭尽所能向这个方向努力过,但入山易出山难,多少人在这一点上都徒唤奈何。徐晓玲的作品之所以给人一件是一件,件件都可说的感觉,大概出于,第一,出于她的天性禀赋;第二,她的自我要求是极高的;第三,她对外来的荣誉诱惑,相对而言,并不是太期待太热衷,这倒反过来涵养了她成就了她,使她落拓不拘,自乐自适。似乎不能自乐自适的艺术最终都难成为好的艺术。从这个角度说,徐晓玲的天性习惯,恰好和成为一个有出息的艺术家的路径,似有暗合。

    有一个极端的例子是,诗人宋之问看到他的外甥刘希夷写了一首好诗,心跳眼热,想据为己有,竟因此把自己的外甥杀掉了。这是极而言之,实际并非如此吧。但作为一个喜欢写字的人,有时候看别人写出一笔好字,自己暗中努力也难以达到时,心里那份感喟也会是很复杂的,我看徐晓玲写出那样有功力有气象有意趣有生命感的字,和宋之问看到他写不出的好诗一样,真是眼热得厉害。

石舒清 (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宁夏文联副主席、宁夏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行书横幅,陶渊明《咏贫士》180cm×40cm.jpg

行书横幅,陶渊明《咏贫士》180cm×40cm

 楷书对联《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180cm×32cm×2.jpg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180cm×32cm×2       《崇山有阁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180cm×32cm×2

楷书中堂,欧阳修《秋声赋》180cm×90cm.jpg

楷书中堂,欧阳修《秋声赋》180cm×90cm

 

未标题-2.jpg

孟会祥

    说来惭愧。近年我很少出门,也不关心展赛,心远地偏,越来越闭塞了,以至于风头正盛的书家,也渐渐只约略从名单中有些印象,甚至干脆就不知道了。徐晓玲是中国书协女书法家委员会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书协副主席,获过很多奖。西部的女书家,何其不易,何其稀少,但我以前也并不了解。

    去年,在庆阳参加一个活动,偶识徐晓玲。当代女书家,十之八九,都有点不让须眉的气概,须眉们又热情烘托,自然光华照人。而徐晓玲却只默默地做事,娴静得像个旁观者。她身材清瘦娇小,略无粉黛的面庞很中文,言辞揖让,也朴素地透露出涵养。问之,果然是学中文出身,做过教师、编辑,后来才专事书法。我私心更认同以文学为底色的书家,以为在诗文中陶冶出的风骨趣尚,会润物无声地体现在举手投足,一笑一颦之中,书法不过是外在的形式之一而已。而徐晓玲的风度,正是谦谦君子,卑以自牧,即便声名远播,其位不“卑”了,仍能安之若素,一以贯之,从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真自信才能真虚怀,那些动辄把自己吹得乌烟瘴气,也想把别人忽悠得五迷三道的人,实际上已经在露怯。

    虽则相识了,然而交往甚少。也许正如庄子所说:“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如醴。”即便微信联络十分方便,期年以来,也不过说过三五次话,谈一事、论一书,万里会心,无须多言,每次说话也不过三五句而已。昨天,晓玲先生忽然发来近作图片数十帧,满目璆琳,无限清凉,当此仲夏,幸何如之!

    晓玲先生的书法之路,我从零星的信息揣测,也并非一帆风顺。早年尝试过各种笔路、各种风格;又经过反复的求学过程,自然会伴随创作思路的不断调整;十许年前,以小楷频频获奖,写得相当“入时”。然而,她的近作,好像越来越收敛了。

    不论小楷还是大楷,她的风格稳稳地落在褚遂良上。似乎有意隐藏了丰厚的积累和卓荦的才情,悄然以河南为门户。当然,她不是复制褚遂良。褚书看似不胜罗绮,却不乏霸悍倔强;点画纤细而不失块面感,结体宽博而而内蕴张力,整体明彻而有鸢飞鱼跃之致。这些方面,晓玲先生都有融会,也有取舍。她减其横撑,减其激越,而增其温润,增其遒媚。譬若画山,褚遂良如渐江崚嶒峻峭,徐晓玲则如黄子久简逸空灵。见晓玲先生楷书,也不禁由让人想到林风眠的仕女画,明明是阆苑仙葩,纤埃不染,却又似邻家妹子,可亲可爱。至其擘窠大字,则铺毫重笔,出入颜真卿、米芾,颜、米皆学褚有得,原是一家眷属,其间自有青鸟传信,灵犀相通。晓玲先生的行书,由楷书衍化而出,上溯则二王,面貌则米、董,间或也流露出对沈尹默、白蕉的参酌。看她所写《兰亭》,处处有巧思,而深藏不露,示人以平正、简易、畅达、灵秀。这样梳理出来,看得出晓玲先生的取法路径,收到了二王、褚、颜、米、董、沈、白这样一条帖派平正一路(很少取米的跳踯),删尽浮躁,自然而然,她应该是有意如此的吧。

    逞才使气,想让人叫好,是人之常情,在展赛时代,尤其需要先引人注意,所以敛却锋芒,归于平淡不容易。找到一个立足点,打通诸体之间的关系,逐步构造自己的技法语言体系,是一个书家必须过的关口,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并另起炉灶式地重塑自我不容易。在炽热沸腾般的社会生活中,能不失其赤子之心,追求人与书的相互表里,更是炼狱般的过程,尤其不容易。很多同道感慨,从事书法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成名绝非容易,岂不知像徐晓玲这样似乎已经功成名就者,如果不甘于小就,要面临更大的挑战。陶醉于既有的声名,随其流而扬其波者,不知凡几,焉知时人可欺,后人不可欺;他人可欺,自己不可欺哉?

    看了徐晓玲的作品,想见其为人,感觉也许这些不容易,对于娟娟然恬淡自适的她来说,只是日常。水流花开,她的绽放或许并不浓郁,然而隽永。

    2020年6月28日

    孟会祥    河南省书协理事,《书法导报》副总编辑

 

 
 
地址:宁夏银川市文化东街59号宁夏文联美术家协会 电话: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艺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邮箱:13709582912@163.com    邮编:75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