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术动态   |   公告通知   |   艺术家园   |   拍卖信息   |   人物专访   |   文艺评论   |   名作欣赏   |   艺术视频   |   站内检索
 
人物专访
 
  见证名镇的历史与辉煌——杨红选摄影作品  
  编辑:灰郎    稿源: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2020-08-13 15:30:50  
 
 

杨红选照片2.jpg

      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宁夏纪行 中国特色名镇》是一部全景式呈现宁夏中国特色名镇的纪实文学作品,作者杨红选在一年多时间里,放弃了所有节假日走出办公室,赴下身子,深入乡村一线,对宁夏被全国命名的7个特色小城镇进行了深入采访,紧紧围绕产业振兴、精准脱贫、生态发展、基础建设、农村改革等特色小城镇建设实践,对“产业旺盛、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特色城镇在宁夏的实践成果进行了展现,20多万字的文字配发了作者实景拍摄的400多幅精美图片,文图并茂,这是一部体现我区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积极投入改革开放大潮和时代发展洪流之中,讴歌党、讴歌人民、讴歌祖国的一部重大现实题材作品,是贯彻党的十九大关于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部重点精品文学项目,对全区乃至全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特色小城镇建设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微信图片_20200813101939.jpg

      杨红选   甘肃合水县人,中央党校经济学专业研究生学历。军旅十年,转业地方后历任银川市委办公厅秘书、处长,银川市政务服务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银川市政府研究室(扶贫办、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等职;现任银川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智库国内专家、中国音乐家著作权协会会员、宁夏文联委员、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宁夏摄影家协会理事、宁夏资深平面广告设计师。作品见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经济日报》《词刊》等报刊。曾创办主编的《决策与信息》机关刊物多次获全国优秀党刊、十佳党刊等奖;创办主编的《诗者》(内刊)、《诗者论坛》凝聚起全国200余名著名诗人及诗歌爱好者参与其中。出版的著作有《决策信息写作初探》《决策信息写作手册》《宁夏纪行中国特色名镇》等;主编出版了《中国网络现代诗歌精选》《最美银川人》 (1-3卷)、《家训家书故事选编》等多部,作品多次在获全国、省(区)级奖励。

宝湖送宝.JPG

《宝湖送宝》

国家湿地.jpg

《国家湿地》

呵护.jpg

《呵护》


见证名镇的历史与辉煌
文/赵炳鑫

      知道杨红选很早了,但其时与他名字联系起来的,是他的摄影。他来党校受训,有缘面晤,才知道他是一个艺术多面手,虽然从事的是行政工作,但爱好广泛,涉猎的艺术门类还不少。比如搞摄影,搞广告设计,音乐创作,跑新闻,写散文诗歌,都可随性为之,都有上佳表现。他曾在政府部门供职多年,是一位勤勉的公务员。特别是在领导身边做秘书工作,这是一份看似光鲜其实并不容易做好的工作,在我看来,没有相当灵活的头脑恐怕是很难为之的。但红选为人忠厚踏实,做事有条不紊,深得领导的信任。当然,对红选最深的印象,恐怕还是看到他的摄影,有视角冲击力,过目不忘。最近,他的新著《宁夏纪行——中国特色名镇》面世,这是一本集摄影和纪实为一体的作品集,浓缩了红选这两年脚踏实地考察调研和摄影创作的心血,可喜可贺。

贺兰入秋.JPG

《贺兰入秋》


      但凡搞艺术这个门道的人,都知道,任何艺术没有独特性,那肯定是不成功的,摄影更不例外。在这个资讯和自媒体极为发达的时代,人人都在搞摄影,但好的摄影作品并不多。红选的摄影宏大,汪洋,深厚,广阔,具有极强的视角冲击力和美感。一般人以为,摄影是一件极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现代高科技的支撑下,人人皆可为之,人人都能成为摄影师。但我以为,正因为这门艺术的普泛性和易操作性,注定了它的艺术难度。任何艺术,单靠技术手段是不行的。艺术是心灵的外化,是一个人情致和才华的结合。在这里,悟性恐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国著名思想家苏珊·桑塔格曾写过一本关于摄影的论著,叫《论摄影》,这不仅是一本论述摄影的经典学术著作,而且是一本论述广泛意义上的现代文化的经典著作。你不可想象,她说的是摄影,但她的研究对象主要是知识分子、作家和文化人。这是西方知识分子的传统。他们之所以成为“社会良知的看门狗”,正是因为他们深具人文情怀。“桑塔格深入探讨摄影的本质,包括摄影是不是艺术,摄影与绘画的相互影响,摄影与真实世界的关系,摄影的捕食性和侵略性。摄影表面上是反映现实,但实际上摄影影像自成一个世界,一个影像世界,企图取代真实世界。”这女人很厉害,她说过一句话应该说世人皆知的。她在《关于他人的痛苦》一文中写道:“每个人的痛苦都独一无二。”她讲述了一位摄影师曾经把萨拉热窝和索马里人殉难的照片放在一起,结果冒犯了萨拉热窝人,他们无法容忍自己的苦难拿来与他人比较,“每个人的痛苦都无法化为一类人的痛苦!”她在通过摄影谈人文,谈文化批判。这本《论摄影》被被誉为“摄影界的《圣经》”,确实揭示了真正摄影的秘密。我以为,摄影的最大功能是它创造了一个比肉眼所见现实更为多意的世界。“它本身不是艺术却具有将被摄对象变为艺术、把艺术转化为超艺术或媒体的能力,它作为柏拉图的洞穴之影以其无法被消费主义耗尽的资源无限性而具有反噬现实的威力。”我以为这样的认识是深刻的。真正优秀的摄影艺术家本身就是思想家,他取材的对象往往涵括了摄影家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并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摄影家所处时代的真相,因此,大有深意。记得有一张获得1994年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的作品,叫《饥饿的苏丹》。这个作品反映的是一个即将因饥饿倒毙的女孩子,她的身后则是一只虎视眈眈等待猎食的秃鹫。这张震撼人心的照片,它的作者是一个叫凯文·卡特的男人,在他获得这一生最高荣誉两个月后的一天选择自杀身亡。道德和良心的谴责可能是他自杀的主要原因。这就是说摄影不单单是反映现实,而是带有强烈的个人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以及艺术的审美追求。作品一经发表,就已经不属于个人,而是成为罗兰·巴特笔下的一个“文本”,进入大众视野,必将对公众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

湖城故事.jpg

《湖城故事》

      观红选的《中国特色名镇》“宁夏纪行”。我以为这是一部时代感非常强烈的摄影美文之作。特别是他那些极具视角感染力的摄影作品,本身就是一个时代的表征,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让读者受到一次视角艺术的灵魂之旅,实乃视角盛宴,精神享受。它的深刻和精彩之处正在于红选将其强烈的自传式个人风格意识和对他所深爱着的这片土地热切的关怀目光有机地灌注于他切中肯綮、恪于冷静且独具艺术审美风格的图像叙事之中,让我们看到了他高超的摄影技术背后浓厚的现实关怀和人文情怀。

花海之恋.JPG

《花海之恋》
 

      在这本集子中,我喜欢他镜头广阔的自然景物,但更喜欢他镜头下充满着浓浓生活气息的有人“存在”过的作品。人是目的不是手段。有“人”的世界才是艺术的世界。只有人置身其间,我们的艺术才表现出它光彩夺目的灵性。文学是人学,艺术当然也是人的艺术。当我看到残存的韦州古老的城墙,我就知道这是一座我们的先民曾经存在过的古城。我就仿佛听见来自远古康济寺的钟声悠然作响。那雁阵飞过的康济寺塔还在叙说着千年轮回的佛门神话。那被千年历史的风烟风干的马踏井,那些坍塌的断壁残垣,仿佛都在述说着那个远古的绝响。看那张拍摄于红果子镇的“奇异的长城”,那褐灰色砂砾覆盖下的黄土堞上张开着两个黑洞,如一双惊恐的眼睛一样触目惊心。她想告诉我们什么?她想告诉我们曾经发生在这里的金戈铁马,狼烟烽火,还是想告诉我们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哀鸿遍野,生灵涂炭?这就是眼睛读到的历史,这就是摄影的魅力。当然,透过红选的摄影,我们除了看到历史,更多的是看到了当下。我们这个时代,正如一些学者概括的,千年未有之变局。这是一个传统向现代转型的时代,这是一个城市化浪潮风起云涌的时代,当然,这也是一个日新月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的时代。特别是乡村的变化更是前所未有。无数个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在消失,当然,无数个现代意义上的特色名镇在出现。红选的镜头摄取宁夏富有特色的七个名镇,用镜头书写这些名镇天翻地覆的变化,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说服力的见证。

美丽湖城.jpg

《美丽湖城》

      镜头下的影视文化名镇镇北堡,烈日的老城墙下,那著衣时尚的俊男靓女,戴着墨镜,打着太阳伞,披着红纱巾……这是已故著名作家张贤亮先生“出卖荒凉”的杰作。如今的镇北堡已经不单是旅游业,它已经成为休闲、保健、娱乐为一体的产业链,焕发出无限的生命活力。泾河源的生态旅游,在红选的镜头下更是美不胜收。红选的风景摄影构图奇特,瞬间的抓拍意象丰富,整个作品注重光与影的选取和调配,主题鲜明,格调高雅,光色明丽,画面灵动,都有极强的表现力。

塞上秋来.jpg

《塞上秋来》


      这里重点要说说的是东西合作的典范——闽宁镇。它是一个移民小镇。它的发展见证了宁夏脱贫移民不平凡的历史。“历史的过往,尘埃落定的惊艳”,都在红选一张张或黑白、或彩色的照片中定格。有一张摄影作品叫《生命的迹象》,照片中三分之二的褐色土地白雪覆盖,三分之一的土地冰雪消融。这是一张具有动感的照片。在即将融化的雪地上,一排排足印伸向远方。你能感受到垦荒者刚刚走过,冬雪在太阳的温暖下快速地消融,而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红褐色的土地松软的泥土上已经有了植物生命的气息。这是一幅垦荒者化荒凉为神奇的含意深邃的照片。众所周知,西海固历来以“苦瘠甲天下”闻名。1982年,国务院曾把甘肃的河西地区、定西地区和宁夏的西海固地区列为国家农业建设扶贫工程。有人说,“西海固是一只干涸的大碗。在西海固的夏季,干旱的热风能把人骨头的水分吹散;而冬天凛冽的寒风能把人的血液冻结。”那里干旱少雨,土地贫瘠,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恶劣,老百姓生活困难。被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公认为最不适宜人类居住之地。在那块“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的地方”,物质的匮乏是令人难以想像的。而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了解决西海固群众的脱贫问题,宁夏决定在永宁建设玉泉营经济开发区和玉海开发区,当时的选址就是现在的闽宁镇。那时的闽宁镇,“天上不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属于戈壁沙漠地带,而就是在这块土地上,当年,从西海固过来的移民,踏进荒原,在这亘古的洪荒中趟出了一条生命之路。“其实地上本来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能想象得到,他们初次面对亘古洪荒、风沙肆虐的这片荒原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悲壮感,那绝不亚于一个走向战场、视死如归的战士。从红选的镜头下,我看到了最初只有灰度表情的那片戈壁荒原,风雨侵蚀的盐碱地。到后来,我看到了那初具规模的闽宁镇和原隆村移民安置区,再后来,我看到了现代化工厂、酒庄和种养殖基地、光伏发电,最后看到的是“闽宁表情”——老人、姑娘、孩子们那一张张笑脸。从中能感受到红选的匠心独运和对这片土地所倾注的属于一个艺术家的深情。

湿地秋来.jpg

《湿地秋来》

 


    当然,这本集子不光是一张张精美的图像,还有20余万的文字。这是红选一年多来对七个最具特色的小镇反复调研采访写下的文字。从这些文字中,我们能感受到作者的那颗赤诚之心。俄罗斯文艺理论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艺术素材来自生活,生活素材需要艺术家筛选,再创造。没有生活原形或者现象,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灵感。要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我们的艺术家就需要扎根生活的沃土,用一颗真诚的心去投入火热的现实生活,用心感受来自老百姓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他们的所思所想所盼。只要心贴近了,就不怕没有好的素材可用,就不怕创作不出触动心灵的佳作。正如红选在后记里所说:“如果没有这段历程,就不可能有如此长的时间零距离贴近百姓,也就不能如此深刻地理解群众的喜怒哀乐,更不能深刻感受到如今真实的农村生活;如果没有这段历程,也就不可能和乡村干部打成一片,体会到什么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针穿,一线不能少,少了不得了’;如果没有这段历程,也就没有机会深入到产业项目实施的火热生活之中,去认识培育一个特色产业的周期需要付出几代人、几届组织机构的不懈努力,而支柱产业更不是说有就能有、说成熟就能成熟、说收获就有收获的“捏泥人”“变戏法”;如果没有这段历程,也就感受不到与农民兄弟吃着同一锅饭、住着同一个炕、说着同一个话题的酣畅淋漓,尽管话粗但句句都能品味到真诚、字字都能挖掘出根本。同样,如果没有这段历程,也就根本不会对乡村振兴战略理解得如此深刻和精透。不敢说一年的深入农村百姓生活、深入乡村振兴战略的一线是一种修行,因为我知道靠这浮皮潦草的行为成不了正果,但我坚信,这一年是我彻底放弃自己那些虚幻追求,沉下心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所迈出的第一步,尽管“不过如此”,但觉得活得很充实、很有意义,心里也很踏实。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正在与自己的初心步调一致,并驾齐驱。”我相信这是红选真诚的表达,是一个艺术家的切身感受,发自肺腑之言。从他叙写的每一个小镇的历史以及发展变化的文字中,就能感受到他的激情和对这片土地的挚爱。每一篇有温度的文字都饱含着作者的心灵律动。每一篇文字不是简单的地景介绍,而深具优美散文的特质。读之,在了解每一个小镇历史人文和经济发展的同时,更能得到文质兼美的身心愉悦。每一个小镇,不论是从它悠久的历史、独特的区域、壮美的风景、厚重的文化、繁荣的经济……在红选的笔下,都融铸了他考察时的在场体验和思考,都有他有感而发的激情表达和优美的文字。从红选的创作也许能给我们的艺术家提供一个艺术创作的生动案例:深入火热的生活,艺术之树长青。
      感谢红选,给我们一次“宁夏——中国特色名镇”的穿越之旅。

双塔记忆.JPG

《双塔记忆》

西夏王陵.JPG

《西夏王陵》

雪映贺兰.jpg

《雪映贺兰》
 

 
 
地址:宁夏银川市文化东街59号宁夏文联美术家协会 电话: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艺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邮箱:13709582912@163.com    邮编:75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