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术动态   |   公告通知   |   艺术家园   |   拍卖信息   |   人物专访   |   文艺评论   |   名作欣赏   |   艺术视频   |   站内检索
 
人物专访
 
  “无 我”的 追 求——张少山从艺60周年画展述评  
  编辑:灰郎    稿源: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2018-07-09 11:26:52  
 
 
杨新林
宁夏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宁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在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之际,先生举办了“从艺60周年画展”,展出了他的部分作品,也是他从艺60周年对自己的一个总结。同时,在自治区文联、文化厅、自治区美协、文史研究馆、画院、银川美术馆领导的支持下,对宁夏回族自治区父老乡亲、同道友人享受一次精神盛宴。
      先生1941年出生于天津,师从丁香先生学习基础技法。一九五八年九月考入天津美术学院(前身河北艺术师范学院美术系)学习中国画,师从张其翼、孙其峰、王颂余诸先生。1963年毕业分配到宁夏,从事舞台美术设计、影视美术设计、雕塑创作、国画创作和国画教学等美术工作。被评为国家一级美术师。获国务院颁发的特殊贡献津贴。供职于宁夏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曾任宁夏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五届、第六届理事、宁夏美协第三届、第四届主席、中国民间美术学会理事、宁夏民间美术会会长,现为宁夏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他的艺术主张:“古今贯通求新意,中西结合辅宗渊”。从他的艺术主张上表露出个人的内心世界,对“无我”的追求。
 
zss.jpg

      一、 “无我”的人格精神
      在作品中“我”意味着情感、心态的自然流露,有爱有憎称之为情感。在中国传统哲学中,人的心仿佛是一面镜子,人的感情随着照见的东西而来,也随着照见的东西而去。道家的庄子说“圣人之心……万物之镜也”,佛家的“心如明镜台”,这就是“无我”。从先生的自述中可以看出,“我在美院就读期间正是中国经济最困难时期,也是举国上下大学雷锋的年代,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党,交给国家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夙命。那年代唱的歌是‘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我们毕业分配时的口号是‘我是国家一块砖,哪里建设哪里搬’,‘我是革命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拧’。”他就凭借着对党的一份热爱,从天津到宁夏,又服从于组织安排“放弃所学专业,跨界搞舞台美术设计、人物造型设计、绘景、画幻灯片” 。从美工到文联副主席,从舞台设计到影视美术设计,从雕塑创作到国画创作, 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干一行爱一行,可以说能进能退、能文能武,身兼数艺的本领。正是这样的生活经历,形成了他的独立人格,不因革命而忽视艺术,不因党性而否弃人性,不因朋友而失去自我,不因势利而罔顾道义。这不免常使他处于两难之境,不断在需求与兴趣、服从与自愿、专攻与改行乃至艺术上的古今、中西、雅俗之间进行选择与调和,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宁夏。 同时,“人生在世过眼的机缘千千万,但我面对诸多机缘不幻想、不强争、不攀附。我只笑迎自然而至,水到渠成的机缘,笑对自然而失的机缘,心静神畅无妄念。” 从“这五十五年我以“三随”为道,即随命、随缘、随性情,时至今日未曾改变。”他不断完善了人格修养,做到了“无我”的人格精神。
 
相马图1.jpg
《相马图》

      二、作品中体现出“无我”的境界
      先生的艺术修养对其人物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这种影响在艺术境界和人物创作表现方面都有明显体现。
      从艺术境界看, “在美院学习时孙其峰先生教导学生‘笔墨要抒发吾见、吾思、吾心、吾性情’。画家随性情作画应是本能,画如其人就是这个道理。我的画重虽性情而做,不跟时风,不为功利。重传统而不唯古,创新意而不猎奇。我喜欢冲淡和美、天人合一的自然自由境界;崇尚意在物我间,法在有无中的创作之道。”他的艺术修养所培养的思维方式,使他的人物创作富有一种自然式的理趣。他以“冲淡和美、天人合一”的目光审视自然景物和社会生活,往往能从平淡中见神奇,于自然景观中见哲理,具有一种“无我”的理趣。
 
竹林弈趣1.jpg
《竹林弈趣》
 
      从人物创作表现上看,受其艺术修养的影响也很明显,他的人物充满“崇尚意在物我间,法在有无中的创作之道”的心理体验和生活方式。如他表现藏族生活的《宇祥云》、《雪域阳光》、《高原放歌》、《雪域骄子》、《天高云淡》、《高原晨晓》等,上面并没有着意强调人物的宗教信仰。只是藏族的元素:藏族人、牦牛、马、鹰、狗与天葬、山峦谷口、房屋等交错出现,全画节奏舒缓,仿佛是乘车或步行中常见的景色。那似日常生活中的景色,其实就是画家“冲淡和美、天人合一”的显现,这里没有宣泄的激情,也不是冷漠的旁观,只有平静如水、似“无心”般的怡然闲适。画上笔随心运、墨伴情出,自然而然率意写来,时而点线纷披,时而一笔不着,笔的干皴线条的非白和线间虚白随处可见,它们使画面处处“透气”——如同生命在“呼吸”。伴随飞白的是湿笔的浓淡墨干湿互补中,画面愈加灵动。这所谓灵动,亦既一种气韵。这种实虚交渗的亦真景亦心象的景观,在“呼吸”和气韵中静静地印入我的心田。这里,物质性的白纸之空白已巧妙地转化为精神性的视觉语言, “不跟时风”、“不为功利”,目的是让人的精神境界向“天人合一”靠近,使人从世俗欲望的膨胀中净化出来,而以“冲淡和美”回归精神家园,转换为逸气铸造画魂。是先生个性特征在创作表现中的全面反映,但内化到思想性格之中,便对其人物创作表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综上所述,先生的人物创作,使他在画界获得了很高的声誉。为了对其表现回族生活的《揣手》、《秋天的盖头》、《白盖头》、《梁上婆姨》、《手抓羊肉》、《场歌》等。表现藏族生活的《宇祥云》、《雪域阳光》、《高原放歌》、《雪域骄子》、《天高云淡》、《高原晨晓》等。笔墨厚重朴拙、无拘成法,画面具有浓郁的西部风韵和唯美的艺术情结。在我看来,先生作品以写意人物画见长,表现浓郁的西部风韵,创造出鲜明的个人风格;先生“虽性情而做,不跟时风,不为功利。”形成独立的人格;先生 的“无我”是强调创作过程的自然状态,反对矫揉造作,搜肠刮肚,这实际上是强调自然状态下产生的创作冲动,有了这种冲动便会无暇顾及好恶美丑,进入“无我”的自然状态,这样才能真情流露,真实感人,才深合艺术创作规律的。最后,祝愿先生画展圆满成功,幸福安康!
 
雨洗贺兰1.jpg
《雨洗贺兰》
 
 
 
 
地址:宁夏银川市文化东街59号宁夏文联美术家协会 电话: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艺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邮箱:13709582912@163.com    邮编:75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