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术动态   |   公告通知   |   艺术家园   |   拍卖信息   |   人物专访   |   文艺评论   |   名作欣赏   |   艺术视频   |   站内检索
 
人物专访
 
  宁夏人心中的牡丹——怀念著名画家曾杏绯老人  
  编辑:马文祥    稿源: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2017-02-15 00:07:09  
 
 

 

    曾杏绯先生是跨越两个世纪的老人。她一生的行止,可以说是一部传奇!她同全国其他艺术家一样,为我国的书画艺术发展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称得上是当代名实相符的书画大家。值得我们敬仰,值得我们纪念。
    连日来,我思慕不断,心情难以平静。细细品读先生画集中每幅作品时,心头不由得涌起阵阵思波。每当晨光微熹中醒来时,起而提笔,记忆之门顿然启开。忆及昔日与曾老的交往,旧影重现,难以忘却。
    那是2005年一个秋天的下午,我与同事赵斌一起来到了她的住所,按响门铃后,老人亲自为我们开门,迎进屋内,随后是她的儿子——著名书画家马建军先生和儿媳田兵女士,屋内一切摆设整洁干净,墙上挂满了画,都是她各个时期的作品,以牡丹居多,她招呼儿媳给我们沏茶,耄耄之年的老人显得格外高兴,精神极佳。我向老人行了军礼后仔细地了解了老人的生活及绘画情况。当曾老得知我是一名人民警察时,更是问这问那,一下子驱走了我的生疏和拘束之感。
    在老人窄小的画室中,我欣赏她的画桌上刚刚完成的一幅牡丹图。画中除了妍丽清润外,不见丝毫衰气。这可能是先生九十岁以后因患眼疾的缘故,画面花卉设色较浓,叶筋勾勒较深,色调变得浓重些,与早期那种隽秀清丽完全不同。老人见我对画看得入迷亲切地对我说:“小马,要我帮助你做些什么呢?”我急忙将带来的1984年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曾杏绯作品选》和1998年出版的《曾杏绯画集》递给她,请她为我题写签名。于是老人用画桌上墨汁还未干的毛笔,提笔为我写下了“文祥同志留念”六个清晰有力的大字,看着她提写完的画集,我被年龄已95岁高龄的老人所感动,原本不想再打扰老人了,可能是马建军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转过身来对我说:“兄弟,你还需要什么,今天,老太太也高兴,你都说出来吧!”我感动得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将提前准备好的两个空白信封和几页信笺纸拿了出来,请她为我在信封上绘画,并写一封信札。老人当即愉快地答应并让我在外屋客厅稍等,就这样,我在客厅与建军老师大约谈了一个小时后,老人把已写好的信札交给了我,并征求我的意见说:“这样写可以吗?”我如获至宝,恭敬接了过来,只见字迹工整的毛笔字,通篇都是鼓励我刻苦学习,努力工作和语重心长的话语,足足写了一百多个字,还没等我仔细阅读,她又对马建军老师说:“噢,我差点忘了,还有两个信封没拿来呢!”,这时,她又将放在画室里的两个已画好的信封交给我,信封上的两朵牡丹妍丽多姿,相互呼应,显得极为雅致。当时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激动得眼泪在眼眶里在打转,“谢谢您,老人家!您画得真好!”曾老带着江苏常州口音谦虚地对我说:“我画得不好,请多多指教!”,同事见状,马上拿起相机,给我们拍了多张合影,临别时,老人还亲自把我们送出门外,向我们挥手道别。这一天,这一刻,这一幕牢牢地、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一股崇敬喜悦之情久久回荡在我的心中……至今,那题写签名的两本画集仍是我书架上最珍贵的藏品。回家路上,我心里一直在想,多么可亲可敬的老者啊!她一生为美术事业积累了极其丰富的艺术财富,但她个人生活像清水一样恬淡、宁静,令人感动。她的为人有口皆碑,她的情操与品格堪称楷模,被世人所公认。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2010年8月,天津大型书画期刊——《环球花雨》杂志主编柳河先生及津门书画名家纪荣耀、刘绍斌、王秀琪、徐庆举等人应邀来银采风,一下飞机,艺术家们就向朋友提出,想去曾杏绯老人家去拜访,朋友急忙给我来电,让我联系马建军院长,说来也巧,拜访事宜非常顺利,当日下午,我们便来到了曾老的家。见客人进屋,老人立即站起来,笑容可掬地向我们打招呼,她穿一件枣红色外套,花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让远方来的客人们非常惊讶。大家都为老人100岁而羡慕。采访结束时,老人送给客人们许多不同的画册,其中包括北京荣宝斋为她刚刚出版的《曾杏绯画谱》。三个月后,《环球花雨》杂志用大篇幅,在显著位置连续两期,以《人与画都散发迷人的清香——访百岁女画家曾杏绯》予以重点报道,引起了天津画坛的高度观注。
    曾杏绯先生在其百年的人生之旅中,凭着一颗平常心,守望着一片心灵的净土,用笔墨寄托人生,将一个世纪的人生风雨、苦难辛酸化减消解,熔铸于作品的表现之中,让人们读出曾杏绯先生的精神范式。回顾20世纪的书画艺术家,如果没有曾杏绯,那将是残缺的,更是遗憾的。曾老的一生,是可以大抒特写的,重新估量这位老人一生为人为艺术的虔诚尤为显得重要,为了更全面地掌握了解这位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绘画艺术,2011年我开始着手整理曾老个人的从艺资料并于2012年初完成。当年,在《宁夏文史研究》、《塞上文苑》、《宁夏集邮》等刊物分别予以刊登。
    2012年6月,我写的这篇题为“《风姿独韵花飞舞,神采焕燃色弥鲜》——品读曾杏绯先生绘画”一文正式发表在国内双核心期刊——《回族研究》杂志上,在全国回族学术专刊内引起较大的反响。许多出版商纷纷给《回族研究》杂志主编杨怀忠先生打来电话,要求增加这一期的发行数量,连编辑们也没想到,曾杏绯先生在全国引起这么好反响。为了让曾老及家人尽快了解这些,杂志社领导决定派执行主编马金宝博士亲自将杂志送到了曾老的家,这一次接待我们的还是马建军院长,由于当时老人正在沙发上熟睡,为不打扰老人休息,金宝先生向家人摆手暗示,不要吵醒老人,马建军院长见我们准备要离开,急忙将人民美术出版社为老人编辑出版的大型画集:《中国近现代名家——曾杏绯》初稿拿给我们欣赏。我的这篇文章与国内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的评论文章一同被选编为该《画集》的前言。探望结束时,马金宝先生请马建军老师转达杨怀忠主编及全体采编人员的祝福。就这样,这次竟然成了与老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人品好才能画品高,这是中国绘画史上好传统。曾杏绯老人毕生怀着对祖国人民的深厚感情,使她这支笔在表现美好生活时,是那么充满激情而运用自如。她在中国画坛领域中继承地发展了没骨小写意——牡丹等花卉随材的创作更为世人所称颂,中国长安画派创始人赵望云、国画大家黄胄、何海霞,著名草书大家胡公石、中国美协副主席何家英、中国书协副主席吴善璋、宁夏文联主席郑歌平、宁夏美协主席宋鸣、著名美术评论家刘曦林、邵大箴、著名作家张贤亮、国画家赵宁安、中国保利拍卖专家刘振军等人都对曾老的艺术成就给予了较高的评价。风风雨雨生活了一个多世纪的杰出回族女画家,不但是中国美术史,连世界美术史上都罕见,甚至是独一无二的。长寿使这位老人的艺术造诣达到高峰,淡泊宁静的个性与修养则是老人达到高寿的缘由。
    自古江浙多人才,曾杏绯先生虽原籍江苏,但她生活从艺却几乎都在西北,这不仅是宁夏人民的骄傲,更是艺术界的骄傲。她以辛勤的艺术劳动创作了许多出色的作品,在国内获得崇高的声誉。石涛《画语录》中有“生香活色”一语,用以形容曾杏绯的绘画创作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解放初期的一大批作品中,出现了如《工笔牡丹》、《赤子丹心》、《风举高枝》、《紫藤月季》、《牡丹花开朵朵鲜》等的作品色彩和笔触表现得是那么鲜明洁净,炉火纯青,读之令人神往。70——90年代,则是先生艺术创作最旺盛的时期,留下了不少足以传世的作品,如《工笔芙蓉图》、《松高洁》、《百花催春》、《万事如意》等大幅佳作的问世,更是具的强烈的时代气息。长期以来,曾杏绯在与牡丹等花卉相识、相知、相交的过程中,将其“培育”的牡丹之品质与时代之精神融为一体,实现了人魂与画魂的完美统一。对一般人而言,七、八十岁似乎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但对先生而言,真正的艺术创作黄金时期才刚刚开始。80岁时她还担任宁夏美协主席,宁夏书画院副院长及中国美协理事,这在全国都是少有的。可以肯定地说,以上这些作品毫无疑问是曾老的神妙之精品,无论从哪方面去看,都堪和美术史上大师们同类名作媲美。此外,她还探索性的完成了一些人物、山水作品,如《放鸭图》、《枸杞红》、《六盘花儿》等作品。先生所作这类作品虽为数不多,但气格高骞,意境深邃,弥足珍贵。在美术界、出版界、收藏界、学术研究机构等更有着强烈的回响,深受区内外广大爱好者的喜爱。
    曾杏绯老人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她给我们留下了无比宝贵的精神遗产,她的崇高人格和画风,她坚强的生命力和艺术道路,像盛开在人们心中的牡丹,永远雍荣华贵,清香迷人。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愈发璀璨、永恒。

 
 
地址:宁夏银川市文化东街59号宁夏文联美术家协会 电话:0951-3971023 13709582912 13519507992
西北艺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Copyright by 2016
 投稿邮箱:13709582912@163.com    邮编:75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