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荷塘与少女( 读沈利萍少女人物画)   了一容
 


《童年》138×68cm   沈利萍

      沈利萍先生是一位优雅的女性,淡定谦和,慈眉善目。此前在画展中见过她的画作,独具风格,尤其是”荷塘与少女”,观之极美。笔触之下,无论是耀人眼目、一派塘荷幻海里正值巅峰的夏荷,抑或是秋风中摇曳的残荷,都各现其美,令人感动。她笔下的少女,目光清澈,平静无邪地打量着这个异彩纷呈的世界。清风掠过,花茎颤抖,荷叶婆娑,绿波推涌,少女矜持柔情地眼眸动人心魄。

      沈利萍有着内外兼修的至善之美,这些皆从她真挚的笔底自然流淌。无论人生何其波折,她的脸上永远展露给人们的是温暖美好的笑容,此乃唯美者所崇尚的一种境界。

      沈利萍先生的父亲是一位读书之人,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乐观豁达,热爱生活,喜欢养花。沈利萍从小在那些房前屋后怡人的花香熏染中长大。有一年春节,父亲审视着挂好的年画,情不自禁地说:能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乃至自然界的花草树木,呈现在画中,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父亲的话语深深地触动了沈利萍幼小的心灵,也在她的心田里扎下了根,使她走上绘画艺术的道路,锲而不舍,最终结出了累累硕果。

      九十年代初期,沈利萍的儿子经历了一场异常的苦难,那便是1993年银川的“7.23空难”。沈利萍以她惊人的毅力和博大的母爱,帮助儿子战胜磨难,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也许,正是这生死磨难的人生经历,方能懂得生命的意义,更加敬畏和热爱生命,诠释和讴歌美的深层含义,才会具有一个艺术大家应有的悲悯情怀。

      对一切处之平静超然的沈利萍喜欢画荷,她的荷多半有一种历经风霜后的傲骨与生机。这种美是一种大彻大悟后的宁静和淡定,是真正了悟世事本体的艺术家才有的审思和追问。细想,人生无不是在超脱和升华之中得以完善。其实每个艺术家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唯美的、审视的。梵高、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海明威、徐渭,看看这些大师们,大家于此就能明白真正的艺术家和混迹于繁华、忙于迎来送往那些官贾的伪文人之间的巨大区别。正是不凡的经历,恰恰历练了艺术家们的心志,让他们从喧闹的背后感悟到了平静、淡然、豁达、善良,并皈依大德,拯救人的灵魂和精神。

      沈利萍的荷是一种大写意,一种女性经过磨难之后的坚韧和阳刚的肆意渲染,细细品味,却弥漫着一腔无尽心事和缠缠绵绵的韵意。荷叶在四下里蔓延,盘根错节,如烟雨般迷蒙着,铺天盖地,突然升起的莲子,在坚硬的壳儿里,脱颖而出,生机盎然。荷香蛙鸣于灵动的波光里弥漫升腾,鸟雀在莲蓬的枝干上呢喃私语,别有一番诗情画意。

      沈利萍是一位我唯独见过的能把荷塘画出大气象的人,她笔下的荷塘能呈现出一片海洋般的景致,枝枝蔓蔓盘旋水天的莲藕,气贯长虹,吞揽吸纳日月之精华,带给观者无尽的享受与遐想……

      人与自然是画家永恒的创作主题。“荷塘与少女”正是沈利萍精神世界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最纯真美好的写照。少女清澈的眼眸,纯真的神韵,令观者有一种带她走出“那十八年的忧愁”,“走脱那村东的黄狗”,“去看东边的日头”的冲动。画中少女回眸一瞥,顾盼美兮,眼神中带出些许淡淡的伤感和忧郁,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这就是一种大手笔。

      这种表述是一种新生,也是一种婉约般的天长地久,更是一种追述和挽留。我想,那应该是沈利萍自己笔墨灵魂的化身,更是她作品中的神和魂,是思想,也是美的哲学。

      近些年,许多花鸟画者,无论题材和表述方式,都比较近似。但像沈利萍这样追求完美,且独特表现少女与荷哲学命题和人生况味的绘画,是比较稀异的。其实这个题材可供挖掘的潜力非常之大。从内到外,再由外到内,从小荷初露尖尖角,到一派欣欣向荣,直至褪去繁华艳丽之后,回归本真和泥土,追随自然,春华秋实,于少女的注视中,生命的轮回更替,都在这一张张画面之上。先生画中的“荷塘与少女”,别有一番唯美,冲击着你的视觉,唤醒你内心最柔软的情感!

        了一容,著名作家,新锐书画评论家,作品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全国春天文学奖、骏马奖得主,作品被译介为多种语言在国外出版发行。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4-1-14 15:18:2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