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柔韧的力量——读善璋先生的字   了一容
 

      我看字画,向来不看简介,也不看作者所获得的殊荣、头衔,及社会属性。遇到这样的文字,常常会一掠而过,觉得这对于作品而言,又能说明什么呢?看完一个人的作品,倘若印象深刻,想再看看,重新读时,才会注意到作者的名字,进而了解更多的东西。以后,当再见这个名字,自然就会留意其作品来。
      不经意间得知善璋先生是南方人,于是掐指一算,在宁夏的文学艺术名家,真正本土的似乎并不多。但是,假设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北地的孕育和磨砺,没有经受过西部文化的融合与碰撞,是否能依然成就这样?似乎很难断言。
      对一个艺术家而言,经历仿佛比地域的属性更其重要。

      因喜欢一首诗歌,是谈文学追求境界的,善璋先生给我写了,让我去拿。对于这样一首绝佳的诗词,其实也是架起我们心灵碰撞的桥梁,我想先生也是乐意写的。艺术家,其实都是性情中人。
      我去拿字时,因而我们有过一次长谈。他坦诚客观地讲述了这些年他对于书法的认知,以及感悟和思考。
      他认为,书法是一种真性情,是灵魂和思想感情的传达。
      他认为,书法是合理的应运古人总结的书法的规律,根据非常厚的日积月累的学养和训练,偶然而成,但却能够高度完美抒发人的精神和天地情感激荡的产物。
      他认为,书法是灵感的结晶,对表现者天分的要求极高,并要求其内心必须强大,有能够支撑自己在逆境中的力量。
      艺术到最后,表现的是一个艺术家的学养、境界、人品、气量,从有老师,到最后是没有老师的,艺术到一定的层面是没有老师的,它是检阅一个人承受巨大孤独的能力,是反复试验而达至精微的结果。

      善璋先生讲他当过兵,回来时二十多岁,当时也不知道选择干什么,后来觉得书法艺术即使年岁大了,也依然能够从事,于是就坚持走了这条路。在此期间,一起写字的人很多,一茬又一茬,许多人写着写着就不见了,但他却不改初衷,仍然坚持着自己原初的理想。这就是一个人的一生,也就只做了一件事。只要做好这一件事,这个人就成了,价值也实现了。这就是善璋先生的韧劲,它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他的书法艺术。

      吴善璋的字,在我觉得受二王跟颜真卿的影响大一些,似乎他们给予了他更多的营养和精神上的支撑。
      善璋先生的字,常使我联想到郑板桥画笔下的竹叶,一枚枚,既有妍美遒丽的飘逸感,同时又仿佛是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小匕首,可斩钉断铁,而不失力量。在整篇的神采中,觉得他的字如鲁迅的针砭时弊的短章或杂文,犀利而笔意健拔。
      善璋的字,似乎能使水一样柔软的东西,瞬间化作闪闪发光的利器,力斩人心的病灶。他的笔法变化多端,幽微玄妙,结体多欹侧取姿,有奇宕潇洒,折转收放,锋芒绝俗,望之生畏。他让柔软,变得坚硬,使云烟,变化无穷,其力道具穿洞破壁的速度感。他的字往往要看整篇的文字,才能感觉到艺术的享受和魅力,因其全篇相互关联,神临气贯,姿态踅来横往,但法度精严,有如江河迎空瓢泼的美感,更是有一种古之秀才诗文,飘逸俊秀和不畏外力的自然清高的风骨。他的字锋棱毕现,有波涌浪跳的笔势,形成自己独特的草书体式。
      善璋先生的字,每一笔一划,都体现出他内心精神纹路的走向,不仅能看到其笔法变幻多态,郁勃而森严,同时还可以听到他内心情感激烈喷溅的声音,可感受到他精神的气韵、力量和灵性的东西,更是可以看到一个人的高雅的格调、品位、风骨、志趣,以及那些美学方面十分丰富的东西。他的字往往能化腐朽为神奇,有百挫不断的柔韧劲儿。
        
      书如其人,他自己和他的书法基本上是高度一致的,那字的呈现的瞬间,也是他主观意识的自然流淌。尽管,每个字在他的笔下仿佛是信手拈来,但却处处闪烁着他的思想、智慧、修养和哲学的观点。这是他通过漫长的岁月的打磨,传达出自己灵魂上最可宝贵的柔韧之美。他的书法的柔韧性,使人想到绵延无尽的江河与水带给人的启示,亦是他的字的灵魂和特点,更是他书法作品的精神力量的所在。
      一切艺术创作的东西,和别的门类似乎不太一样,它无法事先进行设计和策划。艺术创作,有它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书法和文学是一样的,除了平时的积累和才华,要期许灵感的拜访。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它是人情感在瞬间的流露,也是人的感悟强烈地爆发,这是书法艺术的无比魅力的根源。古人的那些书法神品,都不是设计出来的,往往从这些作品,我们可以读到人的精神的高度。这是一种大情怀和大境界,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天分,能够日复一日地临池和思考、总结,写着写着,也许有一天就进入到这道门里面去了,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就变得得心应手,并且笔下的字几乎挑不出明显的毛病,并且整篇下来,有一种异乎寻常且耐人寻味的东西。
      反复咀嚼和阅读善璋先生的字,觉得有无穷的可能和言说不尽的意思,并令行家扼腕和觉得望尘莫及。
      吴善璋的作品,能读出一个人意志的强度,意志越是强大,越是能够忍受寂寞。他说他常常一个人呆在屋子里,读读书、临临帖、思考思考,感觉非常充实,会忘却外面的世界。恰恰在这样的收发自如的大静寂中使他在那些古人的墨迹中发现了有价值的东西,同时也陶冶了他的情操。艺术往往是在人被遗忘的时候,能够清晰地找到自我,认识自我的过程。

      读吴善璋的字,使人强烈地觉得韧性比刚性更重要。
      读吴善璋的字,就是要学会消化和领悟他笔画里柔韧的艺术魅力。
      读他的字,犹如品他写给我的那首《山中独吟》的诗:“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万缘皆已消,此病独未去。高声咏一篇,恍若与神遇…….”它的韵律和感触,是多层次的,多画面的,无论风骨、气韵、力量和柔韧度,具体的谋篇布局等等,都从不同的角度,灵性的唱出了内涵丰富的美,以及与众不同的东西。
      书法的研习,不仅要看文学,还要看美术、听音乐等等,在一种简洁中,书写出自己的品格与情趣。
      善璋先生的字,随着他的技艺的精进和日渐地娴熟,无论思维、阅历、思想不断迈向更高的那个孤独的层面时,他的字会变得更加动人和完美的。他的字,是一个人从脆弱,到坚韧,终而走向强大的过程。

      他说,他努力在他七十岁左右的时候,在身体条件等尚好、精力旺盛的情形下,能留下一些对别人有益的东西。
      书如其人,他的字也是他性格、脾气、所思所想、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忠实再现,这需经过千锤百炼和多少努力,才会升华成为这样凤毛麟角的书家。每个艺术家,他们笔下的东西,都有其不同于别人的独特的面貌和特色,也都能在他们的作品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总之,成就一个书法家,是一个综合的因素。善璋本人觉得即使是前人的名篇和经典,也同样有其缺陷和局限性,并不见得是无可挑剔的,但是要容忍它的缺陷;并认为要多看经典,在学习传统的同时,也要感受时代的脉络,这样才有发展。
      我想,如果一位书家,能真正看到古人的书作中的不足和缺陷,那便是一种大境界,自然和一般的书写者拉开了距离,上升到了艺术的层面。这是令人兴奋和激动的!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4-1-14 15:04:49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