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愿人间能多有这样的大美(怀念曾杏绯先生)   了一容
 
 


        曾杏绯老人离开我们,走了。但她永远活在我们心里,似依然跟大家在平和地交谈。

        老人家享年103岁,这是一种境界,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达到的。她的一生显得非常宁静祥和,波澜不惊,真正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及喜好修身养性的古人那样的高尚之德。无论是弄人的知识分子受到冲击的时代,使她处于低谷时,还是生活在一片美好憧憬的希望中时,都保持着一颗平常健康的心态,守护着一颗充满阳光、与人为善、行为端谨的心,所以她一直都受到人们的尊崇、爱戴和关注。

        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一位在艺术界的人,她从不说是物非,总是:开言必使人获益,极力成全和帮助别人,让大家相互都团结和友爱。在老人的一生,几乎找不到怪诞之处,其修为无可挑剔。

        她始终把自己当做一个平凡的人,正是因为她越觉得自己平凡,而大家却越把她托举得很高。

        在儿女这里,她是一位慈祥的母亲,一位可堪称伟大的母亲。她把一位母亲能给予子女的爱都给了。

        尽管老人家的人生不是波澜壮阔和惊心动魄的,但却依然可以用完美来总结她。她确实是完美无瑕,清洁向上的。

        在绘画方面,老人给世界留下了一笔宝贵的不可估量的财富。她的绘画几乎都是以写实为主,凸显写生的功夫和魅力。在当下这个鱼目混珠连写实功底都没有,却在追求毕加索的时代,她无疑对我们是一种启示和帮助。踏踏实实地做事情,老老实实像小孩子做作业一样认认真真地去劳作。她不投机取巧,没有把自己笔下的作品动不动错看成为艺术之外的东西。她也从不受任何外界的利诱和干扰。古今中外,优秀的有生命力的艺术家几乎都是这样的。

        曾老是一位温暖人心的、有人情味的艺术家。她让我们这个逐金的时代生长出另一番枝繁叶茂的风景。我们之所以敬仰她,之所以觉得她还在我们身边,是因为她没有被这个世俗的世界所颠覆,她仍然把感情、友谊、大爱,人的交往看得很重,能对各个方面不如自己的人待之甚厚。所以她的绘画里没有功利心,一切都是淡然处之,超然物外。尤是对待自己淡然,对待他人之阳光,这是一般人无法体会的深美和大美!

        她走了,我们感到这个世界空下了一些什么,生活中少了一些类似于阳光和空气的什么,却多了一份伤感、遗憾和忧愁。

        当然,作为这样品质高洁、卓越的艺术家,她自己是了无遗憾的,她应该是怀着知感之心走了。她是穆斯林的骄傲,也是宁夏乃至全国艺术界的自豪。因为她,让我们的世界里充满了诗意和失而复明,也充满了高亢大赞的声音。
我曾经给曾老写过一篇文字,题目叫《晶莹与芬芳》。她那么纯洁和剔透,又开得那么一片火红与芬芳。我在文字里描述:“ 曾杏绯是一位出生江南的才女,后来辗转奔波,落脚扎根于广袤无垠的北方。花开在南,果结在北。这仿佛天命,交还了一位女子在前世的等待。这里中的机密巧合,需人慢慢去体味。

        “曾杏绯的画是一种心灵的象征,一种表现心灵意识的判断和感悟。在她的笔下一切花卉都开得灿烂,温和、晶莹透明、芬芳与丰润。她笔下的画用色浓淡有序,处处高雅。尤其是一些细部的用笔和着色恰到好处,就连那些主体花卉周围的附生小草和灌木都逼真如活。
     
        “她的画,无论一枚花瓣,一片叶子都精微到位,使人望之舒服。从她的画里,我们还可看到中国传统女性的贤淑、温馨、谦和、容让等美德。她的画反复地看,你会从那些花卉的颜色上感触到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她把那种天晴气朗的怡人景象,用画笔用色彩表现出来了。那光色会令人怡然开朗,忘却不快,甚而会耽于那梦一般的景状里,坦然放松,无恼嗔、无紧张,而颐养于心神。曾杏绯的画之所以被人喜欢,就是因为她在绘画时有一种天性的处理光色的能力,有一种潜在心灵深处的大爱和异质。她用手中的画笔能够让纸上的花卉变得像在日头下的真实一样晶莹透明。
“看着她的作品就像见到她本人一样,如沐和风如浴温煦阳光。”

        尽管老人已经离开我们走了。但她永远像她笔下最美的牡丹一样大气、优雅、高贵和美丽,这样的美,愿人间能多多益善!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7-29 11:41:12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