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犹似古柏和苍松——读歌平先生的字   了一容
 


        歌平先生的字之所以能形成匠心独具的雄姿,全在于埋头躬耕的结果,在于一种农民般匍匐于田间的心态。

        歌平先生虽是一厅级领导,但身上没有官员那种颐指气使与骄横,倒是不无书卷气和书生气。生活中的他,点点滴滴都显得谦虚、宽厚、仁明、通达、和合,颇能善解人意,给人以十分平静的心绪。

        看歌平先生的字,尤其是大字,你觉得是用一把利斧一下一下精准地劈出来的,每一笔毫不犹豫,不凝滞,给人以力劈华山般的力道和霹雳闪电般豁然一亮的美感。他的字在运行的过程中,显得峭劲遒苍,稳重而又自然,每一笔的功夫和气息都清晰可辨,完全是一种雄壮阳刚风清气正的精神和体现。他的字似乎不喜欢欹侧取姿,看不到妍媚与华丽之气,这就使他的字显得极其硬气。如果把他的字比作一一头勤恳躬耕的黄牛,你能看到这头黄牛的骨头明晰可鉴。骨头是一个艺术家的底色,是他的气质和魂魄,魂不能散。所以歌平先生的字大体上是朴拙、峻拔和硬朗的。他的字,一个个看下来,就觉得骨骼清奇独异,苍雄硬气,有如松柏屹立于山崖或巨石之上。一笔一画,犹有一种破石开木的气势,在这气势里却又能找到自然雅静的淡定风范。

        歌平先生的楷书是在深研古人之法的基石上,在吸纳融会之后,形成了一种刚劲森严的风骨。看他的字,主要是要欣赏他笔底的那种开阔、刚健且奇绝的力道美。他的字是力量与线条运动格局的象征,准确苍浑的笔意与气势,可令王公屈尊。

        歌平先生的楷书因看上去给人以力量,乃至速度的美,因而使人产生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他的字不仅结体严谨,间架也稳固可靠,笔法取势开张,都十分劲炼刚猛,横竖舒展洒脱,应规入矩,但却不拘泥、不呆板,让人觉得厚重古朴,如敲铜撞钟之音訇訇而下。他的字看不到欹侧妍丽之气,却有导人向善向美的大情怀。

        歌平先生的书法作品,细看上去都坚劲雄健,十分凝重,无论伸缩、动静、疏密,均风骨高韬,笔画巨细都融入了天然古朴的感情。每一个字就像临风参天的古木,字和字排列成一整篇,就像是一片原始古朴的森林,而每棵大树的枝干,都坚硬、蓬勃,不可摇撼,精神与光彩四射,骨节直展,吐气舒胸。

        总体上说,郑歌平先生的字有“颜筋柳骨”之风和洗净了妍丽之气的自然美。一如古柏和苍松,它们似在悬崖上迎风而立,雄豪、老到、遒迈、清刚、圆厚。尤其近几年的作品,满篇看来神采照人,省灵开目,有着独特的匠心和意深工拙而玩味不尽的艺术价值,同时有着丰厚博大的人文情怀和崇高向上的思想感情。

        了一容,中国作协会员,新锐书画评论家,作品获得骏马奖和中国春天文学奖等,《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小说跟书画评论文章陆续被译介到国外。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2-9-19 11:00:3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