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追求本真的艺术家——王文钧   了一容
 

一位追求本真的艺术家——王文钧的书法和篆刻

        王文钧先生有一副浓而奇长,剑锋一样正气凌然的眉毛,他与人说话说得投机时,那微微的笑容使之显出内心的慈祥和忠厚;他做事一向都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的样子,却永远有一种福星高照和功德圆满的快乐感。

        王文钧先生亦书法亦篆刻,他的楷书和大小篆书,在他这个领域内已经成为一个不能忽略的里程碑。他的篆刻艺术,根系秦汉,抱古延今,用一生的时间来追求汉字和艺术的本真,从而拉近了古人与今人之间在美的内涵上的距离感和审美感。古人所追求的往往是洗净繁华之后的那种自然纯正的美,就像一群没有虚荣心的人围着木柴火炉时脸上那种凝重安然的表情。王文钧先生始终坚持学习古人,学习书坛先贤们那种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他怀着信徒般的虔诚痴迷于古风,谦卑忠实地进入古人书法艺术的根系,在那里汲取营养和灵感,像这样谨慎的态度,让我们已经在其他各个美的艺术领域内都几乎欣赏不到了。对于这位书法与篆刻的神圣原始的美的守护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似是而非的创造,而是如何心悦诚服地继承,他总是认为:如果连基本的继承都达不到,所谓的创新,只是对成批量生产畸形儿的乐此不疲。他觉得现在许多创造性的领域都是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真假莫辨;他在好多场合都讲:现在越是不像狗的狗越是名贵的狗!由此类推,他说现在越是写得奇丑无比和写得不像字的字越是被人们认为是最好的书法作品。他对以丑为美,就像皇帝的新装比比皆是的这些现象,从来都是不以为然。

        王文钧书法作品中的真和美,不是表象的一种浮游于表层的幻象的真和美,不是浮躁得一塌糊涂而一味急功近利的讨俏所获取的好处,而是始终都忠实于古人的一笔一划的美的意图的贯彻,他对每一个字都倾注了他骨子里所特有的准确性,以及加强着他对古人心灵之美的尊崇,以及古人最原始的能量的神意释放。

        文钧先生是一个从来都不懂得吹嘘和不知道怎么包装,乃至推销自己的人。他一开口就像他一落笔那样,自然就落到了实处,所以你看他的字是看不到那种此起彼伏的喧嚣和避重就轻的荒谬花腔等论调的形态。他的字不骄傲,也不显得自负,每一笔在拒绝悬浮的真实里有一种深深的内在含蓄的典范之美。

        听王文钧先生讲述自己的艺术经历,你觉得踏实且很有说服力,丝毫找不到夸张的和不着边际的放大了的无聊和震惊。罗雪樵先生算得上是王文钧亦师亦友的老交往,这样的人还有几位,他们算是一辈子情谊不朽的来往者了。那些老师和朋友都知道,凡是与王文钧先生交往的人都会感到愉悦,且不会受到伤害,大家也不必对他设防,因为他本身的坦然和对一切的不计较,让身边的人会不由自主地放松和自如起来,他身上那些本性的东西,乃至赤条条的灵魂就会毫不掩饰地裸露无遗。

        在王文钧先生的身上,使人常常能看到一股子虎劲,那虎头虎脑的福相,那对于所从事的艺术事业的专心致志的钻劲儿,那憨态可掬的笑容,使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开心起来。

        从艺术追求方向,往往可以看出一位艺术家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取向。艺术家不必要使自己的价值取向在审美上十全十美,或者达到完美无缺和无懈可击的地步。事实上,这样的艺术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一旦全美,就会变成宗教家或者圣人,而并非艺术家。艺术家一经剔除伪真、伪善、伪美、伪道德,就才是真正的自己,一个最真实的人才有可能让我们产生真实的感情,才有可能为大家奉献最可贵的热情和精神力量。

        王文钧先生治印深受人生比较波折和治印获得过高人指点的丁墨耕老前辈的言传身教和直接影响,加之他天生手上的腕力过人,刀握在他的手里就像是战魂手中的武器,神圣不可侵犯,牢牢地有如长在了自己的手上。执笔如执刀,他多用切刀,鲜有冲刀,揣摩古玺印章,悉心锤炼自己的技艺,当成百上千的印经过他的手底,加上他在书法、文学、美学方面的造诣,渐渐使得他的印章刀法深镌,神韵匠心,粗犷和大气魄里又显得意趣含蓄,看得时间越久越觉得可靠与感慨。他追求的是一种大拙,而大拙里却藏着大巧,但是这种巧夺天工的感觉是自然的心意相合,而并非矫揉造作和违背规律的牵强附会。所以,你看王文钧先生治的印,感到随心所欲,同时又凝重端庄不可轻觑亵渎。他制作的印完全秉承汉印的风骨,既大气美观,同时暗伏着无穷的变化,可说每一方印都是他的精心之作,都有令人称颂的地方。当传统崩溃,一切有益的正统和具有根系的艺术养分被颠覆时,许多歪门邪道和扭曲变态的伪文明、伪艺术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再看王文钧先生的追求和他的作品,就会觉得他的价值和力量就像是一个平衡艺术真伪的杠杆一样显得举足轻重和发挥着他不尽的作用和能量。

        文钧先生曾经编写过一本名字叫《怎样学写楷体字》,第一次就印刷了五万册,先后六次印刷,已逾八十万册,有二十个省市自治区作为中小学书法教材施用。仅此一点,就让王文钧这个人让我们不得不心怀敬爱,况且他的为人和他所独自漫步其中的各个领域都堪称我们的典范。

        了一容,中国作协会员,新锐书画评论家,作品获得骏马奖和中国春天文学奖等,《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小说跟书画评论文章陆续被译介到国外。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2-9-19 10:20:12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