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石晶竹先生的鸡   了一容
 


        一个画家无论你画什么,画多久,一定要有自己区别于他人的特点、风格和艺术符号,乃至要有自己拿得出手的一门绝活或看家本领。譬如石晶竹先生,他的艺术特点和风格基本趋向于传统,走的是大多数人都奋发钻研的那种经典的路子和画法。

        大家知道,石晶竹画的鸡在西部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鸡已经成为石先生的化身和符号。有人曾感慨说,石先生不用画别的,专事画鸡就够了。他笔下的鸡弥补了我们精神上的许多缺憾。当然,也许他在别的方面造诣也很好,画得也异常出彩,但都没有像他的鸡那样形成规模和气候,也没有像他的鸡那样引起人们的强烈喝彩,并留下深刻的印象。

        石晶竹先生笔下的鸡或动或静,包括鸡的喜怒哀乐都在鸡的脸上、眼睛里,乃至每一根羽毛里带着、藏着,在这些细节里都能寻找到鸡对人心灵的感染。现在许多人都开始逐渐收藏和研究他画的鸡,觉得他画的鸡是可以被留下来的。这是因为艺术家把鸡当人来画。石晶竹非常熟悉自己所画的鸡和它们的性情,在他画的鸡里看不到模仿和临摹的痕迹。他大约不喜欢照猫画虎。照搬别人的画法是没有生活根基的人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办法,就像学者卖弄学问一样,无论你把它描画得多么惟妙惟肖,归根结底是别人的东西,不能让人兴奋和感动。所以,画家一定要埋下头去写生,只有深入生活去感受,日复一日地写生,也许有一天就能画出一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生命之作。

        石晶竹的鸡,在写意的笔墨中能看到非常深厚的写实基础,这主要源于他对鸡的生活习性等特点的了如指掌。我们每个人都见过鸡这个动物,但是很少有人能像石晶竹先生那样对鸡有过悉心的研究和思考。你从他的画里,可以看到他对鸡的每一个局部和细枝末节的观察和揣摩,使人叹服和惊讶!尽管我们都见过鸡,但是我们没有思考过鸡,我们只知道公鸡会打鸣,母鸡会下蛋。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鸡这个生命给我们的人生乃至生活带来过什么?给我们人类带来过什么?在我们还没有钟表、手表等等计时的那个时代,鸡是最勤恳最忠诚的计时器,它发出天籁般声音,准时报时。鸡给每一个富于幻想的艺术家所提供的营养成分是无穷尽的。鸡也是人类最忠诚的伙伴,有鸡的存在,你就会觉得阳光的存在、温馨的存在,幸福与和谐美满的存在。古人说的鸡鸣狗吠,就是一种恬静和谐的美,这就是人间的仙境,是我们思念和追慕的桃花源。有鸡的存在,这里就会有很重的烟火气,就会表现出兴旺发达的景象,生命生产都是顽强兴盛的。鸡是在地上奔跑的一种,但是有时候却能够借助自己的翅膀飞翔起来。石晶竹画鸡,通过鸡使他这位兢兢业业的艺术家也飞翔了起来。世上的鸡和人一样,也是各种各样,类别差异极大。有普通的劳苦大众的鸡,也有战斗的鸡,战斗的鸡里面有久经沙场、脖子和头上一点毛都没有的秃尾巴鸡,就像荒原上最厉害的秃尾巴狼一样。在荒凉的戈壁荒原上奔跑的秃尾巴狼。秃尾巴鸡是神鸡,秃尾巴狼是神狼,身上有一种永远都打不垮的、斗不败的精神和信念。不要看不起这种孤独的秃尾巴鸡,或者秃尾巴狼,西北人就有这样的秃尾巴鸡和秃尾巴狼的精神。因此,所有的种种的鸡,就是我们人类骨子里表现的种种,以及精神。所有形态各异的鸡在石晶竹的画笔下都可以找到我们人类自己的影子,这就是石晶竹画的鸡所包含的人文价值和精神内涵。

        我喜欢石晶竹先生笔下的“九锦黄”,那是最高傲的鸡,永远战斗的鸡,雄狮般视死如归的鸡;也喜欢那种像贵妇人一样的母鸡,健康而丰满富态,就像国外某些年轻总统的夫人;还有一种雄鸡,雄健而成熟,给人以英姿勃发的感觉,同时给人以激情和力量。有些母鸡觉得它下的蛋一定很大,而且会不知疲倦地产蛋。这都是一种吉象、富贵之象!石晶竹的小鸡娃更是让人想捧其在手心里,并把自己的脸贴在它那可爱的毛绒绒的身上。石晶竹的小鸡娃是活着的精灵,那生命带给人那么多的暖意和爱。只有心中有爱的人,才能画出那么富有灵动,那么让人心中流淌着爱的情感和涟漪的艺术品。

        最后,我要说的是,一个艺术家想要在某一方面成为规模和气候,就必须要深入生活,用堆积如山的创作数量和深深开掘淹没从事同样题材的艺术家们的作品,才能够脱颖而出。这样,才能很好的诠释这一艺术门类的真谛,并打入其内核,最终成为这方面的中流砥柱。
        石晶竹就他笔下的各种各样的鸡,仅此一页就够他受益终身了,因为他画的鸡已经成为一种吉祥物,成为人们的希望和光明的象征。

        了一容,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新锐书画评论家,作品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全国春天文学奖、骏马奖得主,作品被译介为多种语言在国外出版发行。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2-11-23 10:01:31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