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张振茂:从黑夜燃向黎明   了一容
 


        有多少个夜能像这样的夜晚沉静和深美!

        当天地六合一派苍茫,当所有的人都迷入梦乡,当星子们一个个开始在静夜无涯的黑幕中闪烁运动时,有一管孤灯却在默默燃烧。在这管孤灯的光辉下,一支笔在舍命奔行:它在独自狂欢和舞蹈,它不停地舞着,如泣如诉,如歌如诗,最后仿佛化成一片仙鹤的羽翼,随着造化的风,逐着天命般的神秘舞姿,一直从黑夜舞向黎明,舞向那万物苏醒的白昼,直至迎来翌日高挂的太阳。


        握笔的人,叫张振茂,这是一位不甘落俗和妥协的知识分子。他打算用一杆笔给自己构筑一片迷人的净土。他撼笔惊人的样子,有点像沙场上最后一名荷戟突围的勇士,冲锋陷阵,陶醉在自己决绝的悲怆和四面无援的壮美诗意里。
这无疑是一场英雄的举意。

        那杆笔夜夜不息,在不停地狂舞和奔行。纸和笔,肉体和灵魂常常被那些书写着的文字击打得火花四溅,一直抵达蜃境。

        三年就这样悄悄过去了,一部以欧体的蝇头小楷书写的一百六十米《古兰经》长卷诞生了。理想和精神的追索者,终于立在了自己用不灭的信念和一腔滚烫的血浆绘制的雄浑夺魄的风景面前。他登上了一座山峰,干成了一件人人梦想,却无力实现的事业。他在水一般浸满着的黑暗和孤寂中,在漠视和亏误中,坚定着自己的思想,以难以想象的劳作,实现和印证了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价值。

        张振茂,一位已逾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在写这部长卷之前,已经得了脑血栓。时间对于他而言:紧迫、仓促,分秒必争。也许是为了一种知识分子的自尊,他必须开始自己的命运和劳动。一袭灯管的光芒辉映着他的一双硕目,在那张简陋的木桌前闪亮着希望的火花。从深夜的四点——每到这个时节,他就自然而然地醒来,就像是冥冥之中神在召唤,把他唤醒——然后一直劳作到第二日上午十点。尽管,有疾病缠身,但是他把一切都托付给自己的举意,托付给期待着的遥遥明天。

        无疑,明天的光对他:闪亮了!

        他那原本使之瘫痪的病情随着那夜夜不眠的书写,竟然一天天奇迹般好了起来。我们不能说,是因为他书写了这样一部经典的使然,但也不无揭示这部经典和他从事的功课所带给给人肉体和心灵的安宁、平静、祥和,并一路向着大善、大美的精神彼岸步步深进。

        对于一切企求价值的心来说,震颤和激动不言而喻。

        赏着他书写的那些字,生动和贵重缓缓淌入人的肺腑。奇迹就是如此。尽管那些字一个个都那么袖珍,然而却给人视野雄壮。放眼望去,那笔意冷峻的长卷如墨黑的山峦在影幢变移,向着克尔白(朝觐圣地),向着理想和信念不灭的方向,从右向左莽莽苍苍地延伸下去。谁也不会相信,在如此微型的字眼下,却潜隐着那么博大和包罗万象的一个世界!袖里乾坤。当我们用放大镜看那些字的笔触时,一个个线条均都布置得当、安排有序,那么清晰、隽永和惊人。凝视着那幅长卷,会觉得万物都如浮云,只有它的真实和存在。

        这位老人,他为了掘开一条感人、自尊和念想的通道,不顾衰竭的生命,夜以继日,架起了一座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文化与文化之间脉脉相通的桥梁,让一种快乐的功课反复驱赶肉体的痛苦,让激动人心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将自己的杂念涤净,使自身一天一天地清亮、通透和明悟。

        这是一名剖心沥血之士在悲怆中独自领受的快乐和凄美!

        真的,决没因信仰作祟,也并非因一位汉族同胞用毛笔书写了一部这样的经典而使笔者在此蛊惑人心和大肆宣扬。不是,而恰恰是为了摒除思想的狭隘和求知的规范及束缚,为着每个理想主义者能够真正寻找到自己精神的国度,才使我感慨和亢奋。所以,张振茂本身的劳动带着一种孤独和寂寞,他的胸中塞满冷峻、理性和凝重的力量,他的每一夜都带着寻真谛、求真知的执着和高洁,他的每一笔的情感都带着浓烈的诗性和神圣的美学色彩。

        我的文字相对于他三年一日的劳作而言,确乎显得单薄和惭愧。我知道,谁也没有能力和水平用一席轻描淡写的话,抑或一篇短文就能把他那夜夜灯花的静修与苦熬概括得清楚的。

        我想,也许每每当万象昏迷之际,在张振茂先生奋笔疾书的那一刻,唯独他却在孤寂的独醒之中,唯独他体味了人生的甘苦和五味,觉到了峨峨兮若高山、洋洋乎如江河的真理,觉到了汪洋恣肆的墨线在胸间漫过的壮美和快慰。

        张振茂祖籍河北南皮,小时候受写一手好字的大哥的影响,钟情和酷爱于书法艺术。他从初入学堂的石笔书写,一路直到花甲之年依然临帖不止。学无止尽。他从未放弃过对书法这一艺术形式的钻研和探索。他一生主要学习二王及颜欧等书体。后因支援西北边地,就来到了宁夏。岁月染白了他的双鬓,人生最美的年华都已洒在这片求知与践行的黄土地上。几十年来,振茂先生始终有一愿望,就是想用一种纯粹的形式,回报这片热土。几年前,他写完了四书五经,写完了《道德经》《孙子兵法》等一批国学长卷。他在实践和感悟中慢慢行进。因对宁夏的特殊感情,因完成书写《古兰经》这一功课对他来说,已经完全变成一种责任和使命,于是就有了这一有着永恒意义的追寻和劳动。

        一切都是为着一个不熄的信念。

        一切都是为着人的高洁、贵重和尊严。

        也许,这完全是一种天遂人愿的光亮的闪现。大家看到,一束从黑夜直燃向黎明的光辉,在照亮着为至睿的造物者奔行不息的诗行。这光芒也必将照亮那些在人间的版图上迷茫和绝望,并苦苦挣扎着企图挣脱精神羁绊的痛苦心灵。这魅力将经久不衰!
振茂先生与我,只是萍水相逢,看完他的《古兰经》长卷,不禁感慨系之,遂书此短文以引八方崇敬。


        作者简介
        了一容,东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6年出生于宁夏西吉县一个叫沙沟的村子。曾在天山草原牧马、巴颜喀拉山淘金,足迹遍及祖国西部。鲁迅文学院第三届中青年高级作家班学员。2001年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研讨会。多次获宁夏自治区文艺奖,获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创作新秀奖,十年《飞天》文学奖,张贤亮西部影视城奖,获得宁夏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90年代初始发作品,迄今已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发表作品近二百万言,小说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精选》、《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等转载,并入选年度最佳小说和各类文学书籍。部分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2004年荣获全国第三届春天文学奖。
        2005年中短篇小说集《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作家出版社)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中短篇小说集《去尕楞的路上》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中短篇小说集《手掬你直到天亮》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和宁夏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
        2008年中短篇小说集《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荣获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小说《绿地》入选新世纪小说文丛,英文版,该丛书为法兰克福主宾国主展书之一。
        现在某文学杂志供职。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0-7-29 21:10:23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