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摇曳浪漫的异域风情——读马建军的画   了一容
 


      马建军的画可说种类繁多,人物、花鸟、骆驼、骏马,异彩纷呈,但大多富于浪漫,携带一丝异域的生命气息。

      马建军是一位具浪漫主义情怀的开拓型画家。画家主要以花卉、人物、骆驼、马等见长,而每样皆有特别与独异处。他的花卉最可令人叫绝的是:从一幅幅画的画面可以读到花卉生长的过程。他的画中最引人的魅力是有着许多艺术家所缺乏的那种挥之不去葱茏摇曳的浪漫情怀和民族性,以及穿肠而过浸入心肺的古典气味和异域情调。

      马建军的画,写意的部分和别人大不一样,他的写意有柔性的,也有刚烈的,乃刚柔相济性兼而有之。他的马可以分为两大类别,一种如《奔马组画》和《狂飙图》,匹匹皆有石破天惊的气势,有江河绝堤般一泻千里的豪壮气。但是,像《踏花归来》《捉鞭欲上桃花马》这一类马,形态就有点探索的变形和夸张,显得有如剪纸抑或岩画。他的马在精神主旨方面,要没性如烈焰,不可一世,要没静若止水,一如仕女。

      马建军的花鸟画,许多花朵都开到了极至,几近进入心痴魂醉的状态,比如《含香娇态醉春晖》《醉东风》《红艳凝香》等均给人如此的感觉。他的画有虚有实,无论逼真抑或写意皆都相当夸张和浪漫,有令人难以释怀的眷恋之美。他的画有些看上去凝重,但不压抑,有些却幽雅、清澈、诙谐而显现意趣,古朴和陈酒一样的气味满纸丛生。

      夸张是画家马建军呈现给人的另一番风景。比如他的《捉鞭欲上桃花马》《踏花归来》这些画里面的马和美女无论从造型到色调,再到精神内核,都相当夸张和浪漫,完全打破了现实常规,但却最接近于古典美,有一种想象和诙谐的典雅情调,其韵味绵长,逗人生趣。《捉鞭欲上桃花马》又像是被岁月的风雨淘洗冲刷的岩画,让人觉得生活在陆离斑驳中顿生新鲜和异常的美感,生命变得单纯和自由率性,一切重负会被巧妙的艺术性化消解。

      马建军大约就是想用绘画的手法向我们提供一种与众不同的感性魅力与心情的多彩多姿,包括给我们传达出一种新鲜的人类不可或缺的始终摇曳的浪漫情怀。是的,这种感性的和充满了浪漫情怀的图式,冲破了传统的固有的艺术思维模式和情感模式。这种新的艺术情绪,在马建军的笔墨下却使人激动和高兴。他是用夸张的艺术表述,抒写一种瞬间的情绪,这使得他的画的余韵往往会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我曾多次强调,艺术有时可以被看作是个性和心情的弥漫。

      马建军的画笔的笔触从来都是从容不迫和不慌不忙的,这使他的绘画在韧力与刚柔相济的太极和阴阳两极的互补中柔缓地进行铺展,并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有力,直至阳刚和宏大起来。所谓的宏大,就是要涉及到关于整个人类的重大命题,要有大爱在里头。也许马建军的这种由弱至强的绘画,就像婴儿的眼睛一样纯洁和遵循自然规律,就像是音乐中的渐强一样,然而却又是最能震撼和感动人心的有力表达,这里所显示的不仅是绘画者技艺的炉火纯青,而是生命的分量和沉重人生命运的浪漫融化,以及绘画者本身所带给阅读者的一种健康、豁达、释然和平静的态度。

      《狂飙图》《奔马组图》中的马,就像是一部长篇小说里的抒情段落,从开端、发展阶段,已经渐入佳境,开始跌宕起伏、肆无忌惮,且又无所顾忌起来;又仿佛一曲紧张的乐篇,眼看高潮就要来到了,激越昂扬的情绪和难以抑止的兴奋按捺不住,一如巨大的恢宏的旋律就要覆盖所有听众的耳膜。是的,这里当然不再需要沉默,这是即将到来的短暂安祥前的最后的挣脱。试想,一旦挣脱,一切就都升华了,超脱了,脱离了世俗苦海的拦挡、拘束和羁绊,彻底进入幻境,完全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和解脱。于是,一切就都要完全属于天空和大地了,都就要完全得救了。这时,你方才会明白绘画中柔中带刚的韧性的力量,才是不可被忽视的艺术力量。就像水,来时奔涌呼啸,势不可挡,去后却宁静如镜,波澜不兴,无声无息。这更像是情感的世界在经过最后紧张的挣扎,达到了灵魂的崩溃。这些画面,也可以这样比喻,就像一个爬山的人,由下至上,慢慢的,一步一步经过一段艰苦卓绝的努力,进入冲刺,最后才爬到了山的颠峰,看下面的世界,是一览无余。

      马建军的画的艺术传达与表述方式,就是由弱渐强,刚柔相济,动静结合,相得益彰。

      其实在我看来,马建军主要的艺术造诣还是在人物方面。只有在人物方面达到高的造诣,画得精到入微的画家,也许才可以被称为是一个真正成熟的画家。这是毫无含糊和争议的,因为对画家而言,这里面有难度。马建军在这一点让读他画的人会感到稳妥和放心。

      阅读马建军笔下的人物,刚开始会受到一些来自外界的干扰与误导,而使得视角忽略、麻痹和大意,但是只要仔细地用心阅读,就会读出许多的深意来。他笔下的人物形神兼备,人物与环境和谐统一,具有故事性和独特性。并且,马建军的画笔往往能够捕捉到人物内心最微妙的情感变化和生存状态。这在画家,是比较高难的一种境界。《草原晨曲》《西夏牧归》《张飞出征图》《山路弯弯》《草原牧歌》《春到鄂吉纳》,以及《走西口》《拉骆驼》等等里的人物,都令欣赏者心神一震,并不禁暗暗称奇叫绝。那些画中人物脸孔和眼神里充满了温柔与奇异,诱惑着我们的目光,就像心中的一条情感之鱼被一支神奇的钓竿打捞走了一样令你难以自禁。一经目光远离,心情顿觉怅然若失。

      《醉春风》《芳菲》,则像沉思中的美人,宁静和温柔,春意洋洋,然而在这安谧的艺术内部的血脉里,感情正在不断地冲击着心脏。逐渐,赏者的内心里开始洋溢着一丝隐秘的欢乐,神情里流露出纯洁的高傲。那花蕊中一种不可抵抗的情感,就像潮水来临之际奏鸣出的“海之声”一样,传达出激昂或者温柔的情绪,弥散出浪漫与严肃向上的神圣。《八骏图》,使阅读的人灵魂就像在空阔汹涌的海面上升腾一样,一声声呐喊着,一次又一次冲向心灵的彼岸。

      马建军的画是有气味的画,他的画里散发出一种异域的民族之气,一种能够令人产生记忆的古朴的气味。他笔下的花卉,画面释放出清新、幽静、淡雅,或蕴含着浪漫的味道。由于他扎实的写生功底和极具洞察力的绘画方式,加上画家不屈不挠的探究精神,从而迫使我们正视那些被遮蔽和压抑的灵魂的跳动与封存的历史感。他的画里有潜隐的历史感,这增加了他的作品中的人文含量与收藏价值,使得他的绘画找到了一种浪漫与自由状态中的艺术归属。

      马建军的画是具有强大空间感的,看他的画不像是在呆板的纸面上,却像是在看现实世界中事物呈现给我们的本真面目,并且我们能从画面的疏密、远近、灵动、气味、色调等等感受到画面的丰富性,以及那种强烈的动态美。

      马建军这个画家似乎从不建构空中的楼阁。比如像《山路弯弯》《草原牧歌》《春到鄂吉纳》等等都是涞源于生活的,通过画家自身生命的体验,提炼而成的艺术结晶。画家先是通过生活及生命的感受和认识,再通过自己神奇的画笔,然后一笔一笔慢慢地构筑着他的精神家园。

      马建军的画无论人物、花鸟、山水,抑或生灵,均都能让人嗅闻到一丝古气和幽微深静的生命声息。他的画无论从形式层面上,还是灵魂内里及精神上,都具有和涌动着浪漫及人性闪光的深层观照。他的画处处都可见到:古老与现代发生了亲密的碰撞,崩溅起璀璨的星花,照亮了大家茫然的眼睛和前头的迷雾。比如《西夏商队》《草原牧归图》《山路弯弯》等,都能感受到这样的艺术内涵。

      马建军也许将后是一位可以给我们以大喜悦的画家。因为我发现他笔下又有一股新生的艺术力量显现出来。最近,他写生的一批“阿拉伯风情图”,于我是颇兴奋的。

      我似乎看到了他真正永恒的艺术亮度将在于此!

      这一批画,可以看出他将所有的精神和气力凝聚起来了,加上他对人物神韵独特的地刻画,使得这些异域的风物在神圣艺术光环的笼罩下显得更加寂静和深邃。看着那些画,我觉得那充满希望和渗入骨髓的悲凉的异国情调动引着我的心情,那神秘的美弥漫在整个纸面上。此刻,我方才真正看到了属于马建军绘画天性的一面,以及他的绘画风格的内核与真相。也许这才是他艺术灵魂上升的最高通道,以及属于他的艺术明天和更为久远的途径。

      也许,一个艺术家煎熬和修炼到最后,就是要看是否真正悟到了,是否真正开悟、触及到了一生苦苦寻觅的那个境界和道。如果开悟了,那么感动就会如潮而至,淹没俗世重浊的声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最后就是要真正地完全脱俗。

      马建军的“阿拉伯风情图”,让我找到了真正的读画的兴奋与感动,那些画里有坚韧,有对生命的热爱与敬畏。那些画完全是信手画的,显得忍耐、丰盈、简朴、纯洁、优雅、安静,满含人生的信念和人性的温暖,具有积极地探索性。我坚信,这些作品将彻底全美画家一生的艺术追求。

      我一幅幅审视这些异域风骨的作品,突然觉得就像人们需要从中获得信仰的解脱,从而达到精神的慰藉与得救一样,画家在作品中拯救了自己,从而也感动了看画的人。那些画面就像是一个人对人生的交代,一如人生的离去在对生的交代一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马建军个人主页

      作者简介:了一容,东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6年生于宁夏西海固的一个叫沙沟的村子。曾在天山草原牧马、巴颜喀拉山淘金,浪迹祖国西部。鲁迅文学院第三届中青年高级作家班学员。多次获宁夏自治区文艺奖,获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创作新秀奖。90年代初始发作品,迄今已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发表作品一百多万言,小说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精选》、《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等转载,并入选年度最佳小说和各类文学书籍。部分作品被译介国外。
2004年荣获第三届春天文学奖。
      中短篇小说集《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去尕楞的路上》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主要作品集有《手掬你直到天亮》(江苏文艺出版社)纪实小说《铁枪鸣》单行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现在《朔方》编辑部供职。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8-9-16 20:51:35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