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笔划弄清影——记著名书法家丁波   木梅吉·杨燕
 


丁波

      品着杯中的清山绿水,听着丁波先生吹奏的笛曲,欣赏着丁波先生的书法作品,如果再焚上一炉香,真是此曲此景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啊!

      丁先生是那种性格、爱好、言语乃至穿着都是很传统的人。舒展修长的身材,明眸皓齿,脸上总洋溢着阳光笑意,待人和善,谈吐风趣文雅,极象一个国文老师。其实他不但是书法家,更是音乐演奏家。他演奏的是古典的笙和笛子,演奏技艺炉火纯青,一伸手,一出声,便知那是从小练就的童子功。听丁波先生吹奏来,一种空旷、安静、悠远渐渐袭来,似离人在幽泣,如袅袅青烟轻柔,飘逸,一幅烟雨朦朦的凄美画面浮现眼前。如李白诗曰:“欲叹离声发绛唇,更嗟别调流纤指。”听的人如痴如醉,听的人肝肠寸断。真是“丁波一曲肠堪断,风萧萧兮夜漫漫。”

丁波   书

      卓越的演奏技艺和对书法常年的临池不辍,以及较深的文学底蕴成就了丁先生淳朴自然的书法造诣。他由颜入手,转学二王,对宋、明、清,各朝大家都有猎涉,在临摹古帖时,他从来都是以崇敬之情,用心去品读古人写作时的背景、心境及笔法。意先笔后,就是他常说的临帖的过程就是采气的过程。观他的作品,遒劲钢柔,格调高雅,意韵深远,无不是按照心迹与个性书写的。所谓“书由心画”,大概如此吧。在他的作品里,你可以读到音乐、诗歌,古典悠扬,荡气回肠;可以看到舞蹈,飞花乱坠,酣畅淋漓。精心体察,反复玩味,由里及表,笔笔透入纸背。他博览群书,以养其气;演绎音乐,以养其韵。音乐与书法的完美结合,使他的作品无意而皆意,无法而皆法。丁先生书房墙上的所挂的一幅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那飘逸的语境与高处的清美,是丁先生内心的写照,那唯美的书写,字字在舞蹈,字字在吟唱,字字弄轻影,美的不似在人间。 

      先生才情卓然,对于书法这样修炼心境的艺术,丁先生言“书法为心法,由心而生,书为心画。”他常说“要沉下心来多临古,多学习,要学的还很多,不敢有半点懈怠。”丁先生潜心书写,低调做人,很少参加应酬,部分时间都在习字临帖。对书法艺术的热爱近乎于一种宗教的崇拜,就是他所言“技近乎于道” 。他经常讲“传承”,创作中尤为讲究古法,又不乏新意,形成一种开合有度,挥洒自如,结构舒展,沉着痛快的风格。张旭观公孙舞剑,顿悟草书之法;郑板桥夜抚妻身,而得画竹技法;丁先生抚笛吹奏,是否也悟出了书法中的真谛?

      丁先生画室里的三幅画,让我窥探了他的心路历程。一幅是而立之年好友宋鸣先生送的一幅牡丹,雍容大气,不记成本的盛开,正如他们曾经如花怒放的年代,那么鲜艳,那么丰满灿烂……另一幅是好友张少山先生画的《梅香佐酒图》,朵朵绽放着墨痕的梅花,是丁波先生家洗砚池边的么?那在暗香浮动中独酌的白衣人,是不惑之年的丁先生么?还有一幅是一个得道高僧赠的禅画《空松静》,那面背而坐,物我两忘,又可是知天命之年的丁先生当下不忧不惧的心境?

      心已静,人未老。曲未散,意未尽。

      笔画弄清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丁波个人主页←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8-6-15 0:26:58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