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漫花儿——著名版画家何立宏   木梅吉·杨燕
 


      “相貌是凝固了的表情,表情是瞬间的相貌。”一个人的心中达观、慈悲,步入中年,慈眉善目就会成为他的相貌。用禅的语言讲就是“相由心生”。见到著名版画家何立宏先生,你就会相信真是这样。

      何先生谦逊儒雅,安详的目光中透着慈善,柔和的面容传达着温暖和诚意。为人随和安静,待人诚实,做事执着。尤其对他热爱的版画更是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版画已成为钻到他心中的一种生活。几十年来他潜心版画艺术,为创作,他上山下乡、行走于山涧,坐卧于石旁,看春种秋收,观世间百态。用一双慧眼,用艺术家的感悟,得于心而应于手,把他眼里的美停留在版画里,成为一种永恒。没有人知道几十年来他为版画艺术付出了多少艰辛。他苦读诗书,汲取营养,执着的在版画语言上进行探索。手中的刻刀挫去了他的青春岁月,刻出了如今事业上的独好风景与荣辱不惊的君子风度。

      版画《歌》中的秋景,天是那样的蓝,树是那么的静,鸽子自由的飞,让你感觉生活可以这样的安宁而美丽,看过感觉耳边还有鸽哨在久久回响,那是何先生对秋的讴歌,对生命的讴歌,对和平的讴歌……《沙坡头》中那一网网的新绿,让你看到沙漠的绿洲,西部的希望,也看到了何先生心中的希望与绿洲。《飞出的屏风》美的让看画的人也想飞,画上的凤凰飞出来了,仿佛音乐、诗歌也飞出来了,令人陶醉,美的让人欲说还休。何先生心中是有大美的,这种美是一种担当,一种阅历。《驮水》中那干渴的山梁,为了驮水不知走了多少山路、汗湿了头发的回族妇女,弯腰打水的男人背影,蹲在车边愁眉苦脸的孩子,看后让人心痛的想流泪。何先生心中多么渴望那贫瘠的土地水草丰盛,鲜花盛开的就像他的《漫花儿》一样啊!《冬日》里飘香的八宝茶,剪窗花的回族妇女,双手祈福的回族老汉,远处依稀还有清真寺的梆子声……悠远而静穆的回乡风情,是先生流着泪记下的微笑,是先生含着笑刻下的悲伤。是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是多少年岁月的积淀,又是怎样的慈悲情怀和感悟,才让何先生柔和的心化做锋利的刀刻出这一幅幅催人泪下、感人至深又美丽绝伦的画啊!先生心中是柔和的,这种柔和是一种品质与修养,是一种虚怀若谷的谦逊,是一种更高境界对艺术的坚守,更是一种美丽和博大。

      品何先生的画是一种回味,是一杯浓郁醇厚的美酒,是一枚耐人寻味的橄榄,是余音绕梁的绝响,是一种虚虚实实的享受。王静安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成大事者,大学问者,必须经过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得人憔悴。三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境为预期,二境为勤奋,三境乃成功。何先生用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精神,完成了自己的艺术之路。他徜游于山林泉石间,夷游于诗书画内,造就成为一种只属于他的美丽,那种美丽是何先生几十年来值得为心中的梦想活了一次的记忆。

      路漫漫……

      2007.11.18  木梅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何立宏个人主页  ←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7-11-18 15:38:11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