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花开无声——女画家孙燕   木梅吉·杨燕
 


孙燕近影

      昨晚,推去了朋友的酒会,收拾了一下略显零乱的家。沐浴后,在香熏炉里放了最爱的檀香。拿起一本《禅文精选》,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在初冬的夜晚,只想静静地享受自己的天地。

       “生命步入中年,真的感到了时光恍如飞逝……年岁愈长,便愈觉得岁月是一个神奇的筛子……”当读到《岁月如筛》这篇文章时,我怎么也不能以一个躺着的姿态看下去,遂起身到书房一气读完,真是一种共鸣,一种醒悟。合书,闭眼沉思。是啊,每个人都有一张筛子,各人又不尽相同,网眼的大小和疏密,由个人的心态,经历和岁月相编而成。多年的筛动后,留在筛子上面沉甸甸的,是我们不自觉的用心捧着的,明确要珍惜、珍重、珍藏的,漏下去的,是生活中的遗憾……睁开眼,想起身倒杯水。一抬眼,却看到墙上那幅画里的仕女在静静的看着我。我心中一紧,这不就是我筛子上面的宝贝吗!一个多年来依然是我心中的珍藏——女画家孙燕。

      认识孙燕,已有20几年了。那时的我们还是少年花儿,我的性格活泼大胆,她却安静腼腆,因为都叫燕儿,我叫大燕儿,就叫她老燕儿。这种爱称一叫就是几十年。时光荏苒,老燕儿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单纯安静,与世无争,平静如水。出生书香门弟的燕儿从小便显露出十足的艺术才能,歌舞书画无所不能。良好的家教使她待人温和善良,纯正的艺术熏陶使其品性高洁。

      观她的画,就会发现,画中的女子端坐、抚琴、对奕或小憩,无不在一种诗书的雅境中。画中女子手中的书,不自觉的流露出画家自身的修养,这一点极其有别与他人。她用清新自然的笔锋勾勒出一幅幅韵味卓然的仕女图。画中人物、衣服、配饰乃至桌上的摆设,无不刻意的表现出她身为女人对美的追求和品位。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人物,都嫣然如苞的待放,仿佛飘散着淡淡的檀香自顾自的美丽。画中的女子大都回眸或低头,朱唇欲启,似在诉说前朝的飘逸。正是那一低头、一回眸的瞬间,是女人最美的一刻。燕儿把美的实质抓住了,也把中国女性身上所承载的、隐忍的美画出来了,那是一种包涵。在当今美丽丰盛的世界,人们浮躁、物质,燕儿的画恰似一首清丽婉约的宋词,画中的人依稀就是李清照在吟唱如梦令……

       燕儿为人真挚善良,做人做事认真刻苦。尤对朋友柔情似水,侠骨柔长。在我人生低谷时,是她静静的陪伴,听我诉说。她是那种平静的能让你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对一切有信心的朋友。我得意时会忘了她,而她也不计较。忽一日,我想补偿对她的忽略,请她吃饭。坐定,我说吃点什么,她说来碗白粥来碟咸菜就行了。我大叫:“那有什么滋味啊?”她静静的说:“淡有淡的味,咸有咸的味,多好啊!”我惊呼:“天呐!这是一种禅的境界啊!”。燕儿的聪慧淡定,极度宁静的心态与自身的修养,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一种修行,悟出了“淡是人间永恒的真味。”在她的《琴韵》一画中,抚琴女子的琴声使四周的枯树仿佛都长了眼睛,伸着头贪婪的倒向画中的女子,而女子尊贵安详,似是一种禅定。抚琴的那个女子叫燕儿吗?还是今天的燕儿就是那个女子?画境与禅境,相近且相通。

      我对燕儿说:“你画里的人淡,花也淡,开的静悄悄的,为什么不能开的美艳大胆一点呢?生活需要绽放啊。”燕儿笑了笑,说:“花开无声,过度的绽放会很灿烂,但很短暂,浪漫的本质需要用生命的感悟去把握。”淡极始知花更艳,人品极处只本然。这就是燕儿啊。

      读燕儿的画,会让你尘心自熄,俗气潜消。燕儿有一颗高洁而冷静的心,就象生活在云端的女子,是用月光取暖的女子,是敏感又怕受伤的女子。大凡是美丽的,总不会也不肯为谁而停留,所以燕儿把美丽与忧伤涂抹在画里,挂在墙上,供能懂的人欣赏。

      2007-11-4  木梅吉于银川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7-11-5 20:31:46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