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中国西部画坛肖颖画作研讨会纪要   整理:朱叶
 

        地点:宁夏艺术学校
        内容:野藤艺术沙龙为青年女画家肖颖的画作举办了研讨会,评判赏析了肖颖的山水画和人物画作。

        王心军:下面请著名作家、新锐书画评论家了一容老师给咱们开个头,请他先说吧!

        了一容:位老师、朋友们,大家好!
        这几天银川的温度特别高,约有三四十度,可是野藤成员的热情比银川的温度高了几倍,这很令人吃惊!今天,大家冒着炎热酷暑会聚一堂,支持沙龙的活动,并参加肖颖老师的画作研讨,首先表示感谢。
        西海固有一种植物叫藤条,马拧条据说就是藤中的一类。这二者有没有联系,我们姑且不去追究。重要的是,这种叫野藤的植物编的背篼、筐子,以及耱地的耱等,既有观赏性,且又经久耐用,结实和牢靠。然而,你放眼这世界,能有几个结实可靠地东西,能有几个像野藤那样有韧劲、有耐力、忠诚和无怨无悔,且不被挫败者呢!少之又少。所以,野藤这种植物可以说是我们的老师,也是我们的知己,它给了我们性灵和启示。
        野藤不像那种生长在万般呵护及春意煦煦阳光下的花朵和植物,野藤可以在狂风及黄沙肆虐的厄境下顽强地活下去,如果我们把它比作人,从外表上看,便是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可是往深里看,却一个个都是高贵的王,是勤劳者的守护神。我曾经宣言:野藤精神就是西海固精神,而西海固精神就是最底层那些穷苦人的精神;真正学过历史的人应该知道,没有西海固最底层那些老百姓就没有西海固这三个字,且西海固这三个字也不会变得那么有分量。这是那些媚俗者,永难弄懂的学问。但是,有一天世界将仰望这样的黎民和穷人。
        现在,话题回到肖颖先生的画作上来。肖颖的作品我一直都想单独写一篇文字,来表述她的绘画语言。她的画,有人说她在学王镛——王镛是我国现当代著名的书法家及绘画家——但是我觉得这二人的作品是有些区别的,王镛是靠学养和熟练地绘画技法作画,而肖颖先生则是用性灵作画。学养可以通过学习得以弥补,然而性灵是只有天才方可具备的,一个人无论如何努力用功,也难以补上这一课。西吉沙沟有个老实的农民挖出一玉石镯子,发现石镯里有一根比头发丝略微粗一些的红线在绕着圈子跑,觉得诡异,遂把镯子砸断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断后,发现镯子里那根红线不见了,而镯子是实心的。他想,那根活着的红线一定是曾戴这枚玉镯的人的魂,是其生前不灭的气息,是一个人的血脉,也是这个人所有的信念及精神。
        肖颖先生的画作里就有这样不死不灭不朽之东西。
        有人说,肖颖在学黄宾虹,但是他们的区别在于,肖颖在向宾虹大师的那个方向努力和一步步靠近。任何不朽的杰作都是残缺的,宾虹大师也非神仙,肖颖也许正是因其是女性,弥补了宾虹大师在性情中的某些难以传达的属性和本身所缺乏的元素。
        所以,肖颖先生的画,画的就是她自己生命中的一切,她的画完全不同于中国绘画界的这两位功成名就者。这就像是:三个人都戴同一顶帽子,但是拿下帽子,头上的内容完全截然不同,出乎大家的想象和预料。论语讲: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山水画就是要从画里能够显现出大智慧、大仁爱的文化内涵来。说到这里,那肖颖先生画作里显现的价值是不言而明的,倘画家能继续刻苦练字、苦读古典文学里的经典,勤于技法,我相信十年之后定然是洛阳纸贵。当然先生的人物画我们也不敢小觑。这就是好的画家素质是全面的,毫无疑问,她的画作应该是西北最有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的作者之一。
        还有,我要说的是,没有钟子期,俞伯牙的存在是一种枉然。对于底层的劳动人民,艺术家一定要无比地爱这一群人,要为他们作画,且要送给他们最好的杰作。对权贵们卑躬屈膝,对劳动人民冷酷无情的人,这不是真正的艺术家。曾有老师说过:墨迹不送官宦家,糊壁农户做窗花。
        愿绘画家都具有这样高洁的品质,其性如松、如兰、如梅、如竹,清高而骨傲。莽莽苍山是可以抗击打的,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执著挺拔,内含正直,与最底层的人民为伍。山是孤独的,但它并不寂寞,因其身后是广大的人民大众。
        最后,我祝朋友们度过近日酷暑,迎来秋天的收获!

        王心军:下来有请肖老师本人自己谈谈自己的绘画创作情况。

        肖颖:中国画作为一种最古老的画种,从古至今几千年一直在蓬勃发展。它没有像其它那些濒临绝境的艺术种类需要放进博物馆作为记忆去珍藏,作为文化遗产去抢救。为什么?我想这其中有深刻的道理,可以说中国画承载着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中国画的发展史就是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水墨艺术是人类把握时空形态的一种持定方式,它体现着人类对生存环境和生命意识的深刻思考。
        几千年来,它走过了从发端、童稚到成熟,从实用到文化的漫长路程,这条路正是人类文明的传承与发展。纵观中国历史,从古至今,它的文明未被中断过,是一直延续着的。我们都知道西方的历史是断代史,它的文明一度被中世纪的宗教所终止,停滞不前。在十五世纪,就是现在称霸世界的美国也不过是一个爆发户,它的文化迄今为止不过二三百年的历史,中国画却在历史的长河中得到持续的发展。一路走来,历尽改朝换代,但中国画却有一种东西不可取代,那就是中国的精神,这是我们骨子里的东西,将永远的传承下去。
        中国画作为中国精神的重要载体,是中国人对文化发展的追求.我们作为中国人很幸运.我们的哲学是太极是黑白,我们的艺术是线条的艺术,笔墨的艺术,是抽象的,也是最科学的,最有生命力的。

        王心军:下来哪位再接上谈谈?
        
        晚福:参加了野藤画派,大家都已经是站在了一个起跑线上,在这里探讨与学习艺术,肖颖女士的山水画,近看像山,远看更似山.对于绘画,讲究的是空灵,就是山要深,谷要空,崖要峭,树要青。她画出了山水之浑厚,画出了意境。她的画,浓墨多,层层渲染,具有空灵的潜质,并且标题也非常大气,这是很重要的,也是值得肯定的。“一代山河,英雄造”,画画,就是要画出这样的气势与气魄。但也不能光画,也要善于去写、去说。大师并不都是完美的,每个大师都是有缺陷的,只要这个人有天赋,肯于勤学苦练,达到忘我和痴迷的程度,就一定会成为大师!

        王心军:大家不要害怕成为大师,大师也是吃尽苦中苦才成功的,也是人,不是神,我们虽然距离大师还有距离,但如果你立志要成为一个大画家,你就得吃苦,你就得拼命地画,钻研和感悟一切与绘画有关的学问。
刘智勇:是的,所有的这些都达到了,然后有人研究你、评论你,以拿到你的作品为荣耀的时候,你自然就成大师了,即使不是大师,也距离大师的距离不远了。

        晚福:不要对大师神秘,许多大师在生前的时候,被人贬斥得一文不值,死后多少年又被人重新搬出来研究,一研究才觉得了不起,啊,这是大师。

        刘智远:你看现在的一些艺术家,看上去很像是艺术家的人,其实只是貌似,一看他们的作品,就觉得很遗憾!

        王文正:大师就是这样来的,也许在当代的某些领域,就有高人,但是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只说自己的好,不愿承认别人的长处,即使大师就在你面前,你也会不屑一顾。

        王丁相:但是,我觉得画家本人只要拥有自信,就像梵高,他在给亲人的信中说的话,在绝望中依旧坚定着自己的信念,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最好的。

        王孔:艺术不是那种歌功颂德的玩意,不是媚俗的讨好,不是见了强势的人就深深地一百八十度的弯腰,过去宋江也能写点东西,也有远大理想,可是他见了皇帝就是屁股朝天,头朝地,去亲吻强势者的鞋帮子,结果沾上了满嘴的灰尘,但是他自得其乐,最后把弟兄们的性命都一个个葬送了。其实,统治阶级把他认得非常清楚,知道这样能深深勾下脑袋的人,一定要警惕,有一天一旦皇帝倒霉了,他比谁都躲得远,他还放脚踩呢,你看那些有骨气的大艺术家,见了强势的人腰板挺得很直,皇帝从骨子里尊敬这样的人,也许又讨厌又喜欢、又尊敬,心情一定很复杂,大艺术家在大众的场合是挥手点头,而不是勾头下跪,艺术家骨头要硬一点,不要赞美赞美赞美,有时候过分的巴结,拍马的屁股,马一旦不开心就会踢,踢到别的地方休息几日就好了,要是踢到要命的地方,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呵呵!所以,艺术家的骨头应该是最硬的。

        寒立:骨头硬不等于对着干,我想应该是一种学术上的理念,一种艺术态度,一种为真正弱者敢于执笔的气度。

        梦美成:无论是画还是写的文字,首先如果小孩子不能看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要封杀。比如写到杀人、画到裸体,我觉得不好!

        李华家:这个观点似乎很牵强,说这样的话简直不懂什么是艺术,有些东西不能武断,真的太武断了,那俄罗斯《静静的顿河》你看过吗?杀人的场面多得是,好人、坏人都在杀人,但是作者写这些并不是倡导杀人,不是喜欢战争,而是深深地遗憾、难过、绝望和悲痛,是为了我们后来的人不再发生战争,不要杀人。还有《罪与罚》,多么精彩的描写,小孩子看了肯定吓一跳,但是看完整个作品,你就知道作者的心灵深处是多么的洁白。越是担心和害怕被污染的人,越是最被污染得严重,出淤泥而不染,这是荷花的品质,做不到就做不到,真实一点,不要虚假。我们的艺术家要有这样的品质就好了。那部“顿河”的书里还写到了“性”,但是那是多么高贵纯真的爱,现在社会里还哪里有那样撕心裂肺的爱情,真是看完欲哭无泪,荡气回肠。那都是大师的作品,谁敢说那不是大师的作品。只是人有一个过程,小孩子还不能明辨是非和好坏的时候,就不要看这样的书,容易断章取义地看,而看不到宏观的实质性的好的东西。哪一类书是小时候看的,哪些书是长大后看的,都要有所区分。不能一股脑说这样的作品不好,就说什么凡是小孩子不能看的就不是好作品。真是荒唐至极,就是写妓女、画妓女也有写得和画得非常出彩的,比如《茶花女》,经典啊!所以,不是写什么画什么的问题,而是怎么写怎么画的问题,而是写得好不好,画得妙不妙的问题。我们不要怕任何领域的书写和描绘内容,以及题材,而是要从这些里面挖出真正有文学艺术价值的东西来。所以,当官的如果艺术鉴赏力特别好,就能给大家一个有益的良好的环境,就能让大家百花齐放,就能看出真正的好作品是什么,而不是赞美了他们,就说这样的作品好。那王勃的《滕王阁序》,里面消极的东西多得很,还把帝王子孙们说成是过眼云烟,只有长江的水在流淌,作者的意思是说只有我王勃,只有我的文字和这长江的水一样永远流淌,千古不朽。如果换成你,你肯定会把这样伟大的作品否定了,原因是不敬畏皇帝,小而犯上,简直是谬论。繁荣昌盛的标志就是不担心任何颠覆性的艺术作品的出现,不担心人画什么,写什么,而应该关心写的水平高不高,是否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

        王文正:我觉得肖画家的画特别好,无论山水和人物都特别好,画到这样好的水平的画真的并不是很多,她的画要慢慢看,尤其是线条,每个线条就跟小蝌蚪一样,就像是生命在寻找结合的源泉。她的画里面还能看出一种忍耐,忍受极端的挑战的人,一定能够成就自我。

        王丁相:肖老师是一位具有极高天分的画家,是一个能成长为一流大家的画人。
刘仲华:肖颖女士爱画贺兰山,画出了贺兰山的风骨,画得很具有层次感。无论结构、章法、布局都具有创新意识,她把笔墨艺术与现实相结合,创出了新的一种画派。

        宁宁:肖颖女士的画具有独特的特点。笔墨就等于人,一切艺术以人为本,艺术创作可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画注重的并不是形似,它是受很多限制的。艺术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它是对精神境界的追求。陈传醒先生曾讲过文人的介入,让画的意境更深更高。总体说来,它体现的是一个人字。中国的文明高于西方,中国的山水画,山是稳定不变的,与太极一般,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把你头脑中的笔墨创造出来,去创新,去谱写,那就是完美、

        张纯荣:肖老师的画,让人看着舒服,用笔有规律,内涵较深,写意中带有抽象,打破自然规律,画出意境,突破了局限性。

        何海:对于文学艺术,各人有自己的见解,中国画的优点与缺点要与外国艺术相结合,互相借鉴,让人看着舒服,品着有味。

        刘智远:对肖颖老师的画,我的看法是:她的画很新颖,笔墨浓淡适中,有意境,达到了“画中有诗”的境界。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只有热爱生活和大自然,才能把自己的心和画相融合,并通过画去反映自己的思想感悟。肖颖老师做到了,所以画出了贺兰山山势的雄伟,如万马奔腾,给人以大气的感觉,让人如临其境,陶醉其中。

        宁宁:我觉得当今画家的笔墨功夫都不错,已经很不错了,所欠缺的是意境和结构方面的东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画好字不太好,诗书画印这是硬功夫,需要我们每个画家认真对待,刻苦钻研学习,反复练好基本功,就像武术中的站桩和蹲马步一样,要每天苦练。

        张春荣:我认为当代画家的最大问题恰恰就是笔墨的问题,笔墨到家了,其它的东西也就有了。我觉得我们的许多画家不但基本功不扎实,并且缺乏鲜明的个性。有的画家自认为有个性,可他的东西一挂出来就显出笔力的缺陷来了,很多画家不写生,照着画谱画,照猫画虎,画的虎像被吓住的猫,照着照片进行创作,此风实在不可提倡。肖老师却很不错,不仅有写生的功力和经历,而且长期坚持,再加上她似乎天生就是当大画家的坯子,是一块质地很好的玉。

        王心军:大家认为我们建国之后二十年的文艺创作和当今的二三十年的文艺创作相比,哪个时期取得的成果显著。

        李华家:建国初期的文艺创作政治色彩太明显,当然不如我们现在的艺术创作,现在是真正的百花齐放,文艺家门都放开了手脚,想怎么画完全凭借个人的喜好,不受任何局限。

        张春荣:说实话,现在的艺术家显然比不上过去那些艺术家的苦功夫,不思回报的,甘心坐冷板凳的功夫没有了、丢失了。现在丢了一些很可宝贵的好东西,但是却开始继承起一些糟粕和坏的东西来了,尤其是害人的东西被一些渴望当官的伪艺术家们提倡得很凶。你说现在的艺术好,我并不认为,那为什么在收藏界大家对那时候的画作始终保持着最大的热情,难道所有的收藏家的神经都出了问题吗?文艺创作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来不得半点马虎。当今人心浮躁,都在抓经济,要人的命没商量,完全丧失了有价值的信仰,往往还孤芳自赏得不行,无病呻吟特别严重,全无生活气息。

        王心军:说得很好!时间过得很快,最后请王丁香书记给咱们总结一下吧!

        王丁香:首先是受益匪浅,学到了很多东西,听说肖老师的画买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价格也越来越高,这是必然的,像她这样为了绘画,耳朵都几乎听不见了,就跟贝多芬对待他的音乐一样悲怆和令人肃然起敬。把艺术当做生命的艺术家必然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这样的艺术家的作品,才有升值的潜力和巨大的升值空间,我有一个设想和愿望,有朝一日希望她的作品一幅能卖到五百万,但是看得出来肖老师只埋头钻研绘画,根本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沉下去,不凑现世的热闹,在寂寞中奋进。

        王心军:今天的会开得很成功,谢谢大家的光临。下次沙龙的活动将由常务副主席刘智远和副主席王永春操持。再次感谢!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6:44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