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生命的亮色——移民写生作品选读   了一容
 


        西海固大移民是一项万众瞩目的大工程,也是一项有利于宁夏南部山区的惠民政策,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生态保护工程,人们预测将来的西海固就是一个天然的氧吧、一个关于人类与自然抗争的教育基地。许多人都在翘首期待迁徙之后的那些人是否真的可以走向比往日更好的生活?这个答案恐怕还需一段时间来印证。但是,这些都并非艺术家去根究和论证的课题,艺术家只需拿起自己手中的笔真实地书画这一幕幕感动、这一丝丝温暖就已经足矣。
        因为艺术家的观察和视角不同,灵感千差万别,因而他们的世界观和对美的认识都是异彩纷呈的。

        作为移民采风活动团团长的郭震乾,他用自己独有的视角,以油画的方式反映了移民者的苦辣和酸甜。他的那幅主人已经从深山荒沟的土崖下搬空,仅留下一排废墟样的窑洞的油画,就像是一曲移民区最后的挽歌的真实写照。作品昭示出昔日主人那沧桑的、斑驳陆离的心灵世界与心路历程。他们的辛酸、他们的抗争、他们的悲怆与无奈,以及喜怒哀乐和凄凉的境遇都尽在期间。郭震乾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画家,无论国、油、版画等,质地都非同凡响,在火候上。他的油画不多,但是都极其耐看,具象中含着浪漫的写意感:土崖下是废弃的窑洞,崖背头顶的红瓦房却透露出新的希望,展现出人类总是在向前、向着梦想和进步的更高处递进和攀升,给人以亮丽的预言和美好的征兆。崖背上的一棵棵绿树,稠密似海,散发着欣欣的生机。

        白永中的农家小院,那是凌乱中的恬淡,在介于有主人和无主人之间,那独独的、似乎塌陷着的、无门的、几乎连院落的围墙也没有的、在剥离着墙皮的泥坯房子,似乎在往日的风吹雨淋之后显得卑微而又自尊;烟熏火燎的房屋上头那黑黑的窗户和炕洞,使人仿佛还能闻见一缕袅袅升起的人间的烟火味儿;院子里那零散的没有规整的笼子、水桶等生活用具,竟然有些纠结和落寞,还有一些弃置的砖块,使院子在一种安静而凌乱的秩序中、在破败与恬然的交织中矗立和挣扎,显出一丝淡淡的矛盾与难言的心绪。

        撖学文的那幅写生作品,笔墨精到,皴擦有感,看这幅作品,你不再去想有关于是否现实如何,你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你只觉得艺术的真实要比真实的生活更吸引人,更能引发人的遐想和关于对美的渴望。每一朵花、每一簇草都那么坚韧有劲,就像这片土地上的人一样,可以在悬崖峭壁上挺拔和摇曳出绚丽的色彩。作品在促狭的环境下却有着一种宏大和宽广,有着一种纵深和渺远!这样的路、这样的住地和格局,是那些在西海固生活过的人所熟悉和难以忘怀的风景。

        孙立人是一位常常直言不讳的油画家,他对绘画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在理想的追寻中不跟风、不赶时髦,保持独立思考的艺术精神。他的画有时夸张变异,思想性很强,对世界有一种批判性的认识和解读。他画了两个姑娘,扎着辫子,觉得特别健康和符合那一片风土的精神特质。这是别有洞天的特质。画中的她们以不同的视角打量和审视着这个令她们似乎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在一种自我的认知中做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准确的判断。她们的目光和嘴巴里流淌出许多含蓄中的深邃来。

        李西京的那幅写生图,尺幅虽小,但是袖里乾坤,有一种纵深感,把应该远的风景推得极其遥远,这是需要点技法和能耐的。真是横看成林侧成峰,把西海固本土那种原有的风土地貌用最简洁的笔法一下子就勾勒了出来,一圈一点,一横一竖把崖畔顶那密林中潜隐的村落托举给探幽寻秘的读者。

        张健的那幅民居确有一种粗犷凌厉的大气魄,那错落房顶的房脊、那坚实的犹如混凝土一般的土墙、那个西海固的民风民俗的大门楼子,所有的建筑都紧紧地抱成一团,紧凑而凝固了一般,就像是一尊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土碉堡。他下笔狠而不凝滞,干脆而不犹豫、不迷茫,每一下刮抹过去都能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这确是一种大气魄、大力道。刀笔的直率如心情一样激动,如风生水起的浪波一样一下一下拍打着艺术铸就的堤坝!

        许小平画的那群移民区滚铁环的孩子。一群孩子在追逐着唯一的一把铁环在奔跑,尽管看上去物质是那么匮乏,就连娱乐都变得珍贵和让人新鲜有趣。那群孩子喜悦而又羡慕着那位操控着铁环的孩子。这幅作品动感十足,每一个孩子的姿势、动作和状态都被画家展现给读者,而且每一个孩子的动作和表情又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细节都感染着读者的心灵。人,有时候物质稀缺,但是精神世界却是饱满和富足的、是健康和积极向上的、是充满了阳光的。

        何富成画了西海固的彭阳县跟泾源县的两位老人,这是两幅速写的写生作品,能看出画家扎实的功底和对西海固人精神世界的捕捉极其到位、准确。何富成先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漫画大家,许多人都说他没有把他的这一独门绝技发挥和推广到一种最高境界,他应该以各种形式来完成他的这一艺术形式的理想诉求,譬如可以以动画片、一些标志的设计等等,把他的作品介绍给更多的人们的视野,也为自己创造更大的价值。这画中的两位老人,一位坦然豁达,胸襟开阔,一位紧张性急,目光收缩,两种人物的性情皆在纸上,显示出艺术家高超的传达能力和艺术张力。

        何立宏的速写就像是一个音乐家的心绪和奏响的咏叹调,缠缠绕绕,回环往复,碰撞和鸣奏出自己心中的西海固的和弦音。何立宏曾经有一幅“驮水的日子”的作品,同样是表现西海固土地上的风景的,我觉得那幅作品是一个很宏大的命题和题材,而且能看出沉重与悲悯的情怀,有许多凝重的心声都在平常的日子里划过。我想,一幅作品如果赋予了其很深沉的思想,展现宏大的关乎大爱和关注民生的重大的命题,是极有可能流传下来的。

        张继春的这幅写生图气势与魄力也很大,有种海纳百川、包容万象的吞吐气势,远山近岭云遮雾罩,大胆下笔,粗中包含有细腻的笔触。西海固人傍山栖居的枯焦生活,以及许多他们的心事和故事都藏在那些深山旱海里了。张继春最近绘画进步神速,在今年的全国的版展中作品入展并获得好评。她主要是能够刻苦钻研,敢于示弱,就是敢于把自己绘画中的不足展示给读者,这是一种比藏拙更加可贵的品质,就像学英语的人要敢于读出声来,这也是一种学习的勇气,更是一种不断攀登高峰的兆头。

        马惟军的这幅油画小品看着真是让人激动和兴奋。审视作品,有种享受:光和影、疏密与透视,色彩的天然搭配,一点一滴,都有一种自然、潇洒、怡趣;有些看似不经意的点染,却简直犹如文章中的神来之笔,那么贴切,那么让人觉得舒服和心情绽放,就像一个人被解开了抑郁苦闷的心结、就像一扇关闭了好久的门被突然一下子打开来了,外面透进来空气、青草与野花的芳香,更重要的是洒进来一袭令人轻松愉快的阳光。这幅画作里有来自人心灵的喜悦,可谓是一颗天然而不事雕琢的珠贝似的小珍品!

        周斌的这幅写生作品,能看出来农民终于从山里来到了山外,一排排崭新的民居赫然醒目。画家在处理作品的时候,尽量把房屋处理得错落有致,显得雄伟壮观,极有立体感,建筑的前面有一些零星的植被,开始渐成趋势,体现了搬出深山野沟的西海固农民一定会搬得出、稳得住、会致富的。是的,看了作品让我们通过画家们这支赋予生命激情的笔再现和记录了这片土地上人们生存过的遗址、存在过的那些动人的面孔,以及他们新的人生的开端。未来的希望在作品中充满了亮色,让我们静静地期待。
        
        (了一容,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新锐书画评论家,作品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全国春天文学奖、骏马奖得主,作品被译介为多种语言在国外出版发行。)

       
【相关链接】:
       “走进大移民,感受新变化”写生作品   ←
       
“走进大移民 感受新变化”宁夏文艺家采风
   ←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6:44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