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著名作家郭文斌就《寻找安详》、《西夏》接受新华社宁夏分社负责人杜晓明专访   银川市文联
 
 
        近日,著名作家郭文斌几乎于同一时间推出两部新著,一部是散文集《寻找安详》,一部是与女作家韩银梅合写的长篇历史小说《西夏》,前者由中华书局出版,并且由编辑出版于丹《论语心得》的著名编辑祝安顺担任责编,该书一经推出即在全国热销,掀起了“安详文化热”,后者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重点推出的六部长篇小说之一,也是一经推出即受好评,而且该书还上了凤凰网的十大好书榜,排名第五。

        新华社宁夏分社负责人杜晓明,分别就两部新著专访了郭文斌。

        就《寻找安详》,杜晓明代读者发问:安详学因何而提出,安详为什么能应对社会危机,现代人的焦虑如何出现、生成,什么东西能把人带离家园等等。郭文斌依次做答:安详学的提出,源于他对现代社会的天灾人祸触目惊心程度的思考,他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自然、人心失去了安详。为此,他尝试着做一些以安详为主题的公益性讲座,没想到大受欢迎。他认为现代人最大的痛苦是焦虑,而现代人之所以焦虑,正是因为无家可归,找不到回家的路。泛滥的物质、传媒、速度、欲望把现代人带离了家园。安详既是一条回家的路,又是家本身。杜晓明在听了郭文斌的回答后,说“‘安详既是一条回家的路,又是家本身’,看来这个家才是真正的安居”。寻找安详实际上是在建设心灵安居。

        就长篇历史小说《西夏》,杜晓明向郭文斌询问了该书的创作意图及写作特点。

        郭文斌回答到:西夏的神秘消失,是中华民族史上的一个最大谜团。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作家,他一直希望创作一部相应的长篇小说。但这显然不是一件易事。经过反复商议,他和同事韩银梅准备呈现给读者一部细节的西夏、呼吸的西夏、有体温的西夏。至于小说的写作特点,郭文斌引用了著名评论家郝雨的论文《历史深处的人性密码》中的表述:一般的历史小说,其核心要素是“史”,主体架构是“事”,一般很难格外超俗地深入到“人”,而《西夏》在主旨取向与表现意蕴上和那些传统历史小说有明显不同,从中你不只是能够读到人类历史表面上的那些残酷与血腥、爱恨与情仇,而且更可以从那无数轰轰烈烈、起起落落甚至血流滚滚的历史上的杀戮和征战中,透视其场景背后、人性深处的动因。

        最后,杜晓明又问郭文斌,在获得鲁奖之后,他一反常规,没有借着获奖给他带来的良机及时创作,以获得高额稿酬,而是投身到一系列公益活动中,而且大多活动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些著名学者撰文称,"郭文斌在重整散文的文化",这是否和他的安详学有关系?

        郭文斌回答说,他之所以投身公益事业,是因为他觉得借鲁奖效应实现自己的公益理想比实现致富理想更快乐。他更信奉中国先贤们一直强调的“知行合一”。如果知而不行,那么这个“知”就是“浮华”而已,它和你的人格没有关系,当然和你的生命也没有关系,它只是装在脑袋里的一些货物而已,它不能成为一个人的血液,更不会成为一个人的骨髓,更不会成为一个人的生命力。

        最后,郭文斌向促成《寻找安详》一书出版发行的各方朋友表达了诚挚的谢意。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6:2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