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谁在变卖国难   王旭
 

 
      这次四川地震,举国悲痛,世界震惊。当下,最直接的话题就是抗震救灾。捐助无疑是最直接而有效的义举。国际社会以及中国人民纷纷捐钱捐物,志愿服务灾区。书画界也不甘落后,一些协会、画院、以及从事艺术品经营的机构和媒体,纷纷召集画家集体创作义拍。国画界、油画界、当代艺术界都大张旗鼓地参与了。其中,油画界和当代艺术界在近期地赈灾拍卖中创造了奇迹。油画界的集体大作《热血5月·2008》以3350万元成交,当代艺术界岳敏君捐赠的作品《我是龙》起拍价为50万,现场有买家直接叫价600万,此件拍品最终以620万落槌。这些拍卖所得的巨额善款对于灾区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有人并不认为艺术界的这个举动是出自善意的。首先,这些天价艺术家卖了大半辈子画,每次都是不停的刷新着一个又一个的天价记录,为何在国难面前,要集体创作呢?首先是,给人作样子,怕自己做的好事不被人知道,做了无名英雄;其次是借势造势,赢得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媒体的免费宣传;最后,集体创作只是一哄而上的形式主义,表面上是齐心协力,背后是懒得升腰的广播体操。如果大家都是那么有爱心,按照如今每个艺术家的天价成交记录,他们每个人都得是亿万富翁,甚至是百亿富翁,顺便陶陶腰包,捐个几千万也只不过是蔡国强放一个烟花的代价,何必要兴师动众啊?这并非否定谁,如果大家翻开蔡国强、张晓刚、岳敏君、范曾等人的历年拍卖成交记录,你就会发现,光他们将自己的卖画税率上缴给国家,或许都比整个艺术界集体创作而现场叫卖来得更为实际和有效些。

      范曾:捐了一千万,被指花钱消灾

      这次范曾可谓是一箭双雕。在地震刚发生的时候,就有媒体议论,当下有两个人肯定会有大的动作,一个是范曾,一个是吴冠中。当然吴冠中此时未动,估计是静候佳机。范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已经被媒体封口好久了,即便是花巨资,也打动不了那些专门吃软饭的媒体。主要原因在于范曾“问题”的特殊性。有人很早就议论,如果此赈灾期间,哪个媒体如果找范曾捐助,势必是帮范曾的忙,也势必能宰范曾一刀。一是范曾被媒体封杀了好多年,范曾渴望自己能够撬开媒体的“金口玉牙”,帮自己美言,另一个原因是,媒体抓住了范曾曾经叛国的软肋,此时是敲诈也罢,义举也罢,反正范曾只能是人在屋檐下,捐他个一千万,正好也能撬开那些媒体老爷的尊口。我大致翻看了网页,范曾捐款的消息,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大媒体网站都报道了。按照这个效果范曾绝对赚了。据传,范曾以前试图花几百万也买不到人家一个报纸的豆腐块,这次光一个央视的现场采访,都值他花的一千万。范曾是个明白人,媒体也知道范曾的底细,所以谈不上媒体讹诈范曾,也谈不上范曾利用媒体,只能说范曾很聪明,看着国难发了一把,终于让自己翻了身。要我说,既然自己翻了身,还得对得起人民,全当那一千万给自己正名了这谁都心知肚明,还是再捐一千万赈灾吧。

      吴冠中:片刻很消停,此举很强大

      吴冠中正在商家所策划的“大师”路上,相比此时他绝对不会甘于寂寞。如果吴冠中在此时还无动于衷,那么,他的一切“大师”计划将功亏一篑了。他完全有必要辞掉他手下的画廊老板和专门研究他的“学者”。大家不要担心吴冠中把画全部捐给了上海美术馆。其实“吴冠中每天都创作的”,这是媒体报道的。特别是随着自己风烛残年,他急于需要社会给他定位,弄一个“人民艺术家”出来。从《全集》的出版,“美协、画院是‘衙门’、‘妓院’”以及走进“798”等等,都是“大师”路上所精心策划的。我们可以想一想,吴冠中连一个小小的上海美术馆都给捐助了六十六幅作品,搞了长期展览,想必这次在国难之际他一定不会错失良机而大发一把。我想,他的手段还是和大英博物馆捐画、上海美术馆捐画搞展览一个模式,弄得异常轰轰烈烈,办个展览,惊动下全国。这样,既有人气,又有爱心,何乐而不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吴冠中将会在赈灾期间“一鸣惊人”。绝对会超出范曾以及当代艺术界的任何人。他一向我行我素,以奇制胜,他才看不起和艺术界那些人一起起混。从“两会”打假到“美协画院是‘衙门’‘妓院’”从《全集》出版到“市场冠军”,试问,艺术圈的新鲜事物哪个不是吴冠中发明的?所以,吴冠中在近期定有大的的举动。只不过,上海美术馆应该把吴冠中“最好的六十六幅作品”退还给吴冠中,捐献给灾区,这样吴冠中才有面子。他老人家总不能拿自己手头不好的作品捐给灾区吧?要是这样,可能会被别人抓把柄的。


      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善款是不义之财 《工人日报》:“2007年11月25日举行的“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以74,247,500港元成交(包括金)创下中国当代艺术世界拍卖、中国画作世界拍卖、蔡国强作品世界拍卖三项世界拍卖纪录,超出原有最高估价近两倍”。这实属中国人的“荣誉”。但蔡国强的艺术哪能叫中国艺术或者说中国画啊?有人一直说蔡国强是贩卖烟花发了财。这话有点道理。蔡国强就是卖烟花和白纸的商人,和艺术家没有半点关系。这次的保利拍卖会上,他本人《来自天上的鳄鱼》580万成交,其实就是一个楼层高的白纸,上面落了些烟花痕迹。不管是其作品所创作的价值为赈灾出了力,但其作品确实不值580万。一个烟花加一张白纸,有点讹诈客户。岳敏君笑纳百财了一辈子,这次在拍卖中,其“捐赠的作品《我是龙》起拍价为50万,现场有买家直接叫价600万,此件拍品最终以620万落槌”。这显然是价格敲诈所为。哪个买家那么傻,别人上街买菜都讲价,何况是买天价艺术品?一个50万的东西,还没起价就有人要价600万,这怎么可能?“四川籍艺术家的张晓刚捐赠的作品《父亲和女儿》是专门为此次拍卖完成的,在拍卖师将竞价进行到一百万时,就有买家直接报出500万元的高价”。这依旧如出一辙。张晓刚靠一张“老脸”暴利了大半辈子,还是如此暴利。这不得不让人不说当代艺术界的收入是不义之财。首先他们的作品偷工减料,内容低级趣味、思想扭曲变态,不管市场价格如何,都属价格敲诈,不义之财。艺术家特别是当代艺术家必须要有良知,别人在花钱盲地买你的天价作品的时候,你一定要扪心自问、老幼无欺。你放一个烟花、画一张老脸、闭上眼睛张个大嘴别人就给你上千万,良心何在?这次赈灾是义举,艺术家必须干干净净做事。

      转自TOM美术同盟


【稿源】: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5:5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