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陈传席:谈当前中国画坛的几个问题   胡博 摘编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中国画创作中的中西融合、中西结合这一问题。原来对于中西结合、中西融合我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最近才发现这是个问题,需要很好的研究。

      一般的学者都认为,徐悲鸿主张“中西结合”,而且是“中西合璧”的典范。徐悲鸿的学生也在说,我们要沿着徐老师提倡的“中西合璧”的道路一路走下去。可是我通过查找资料发现,徐悲鸿在理论上并没有正式提过“中西融合”的问题。通过一些研究又发现,徐悲鸿不赞成“中西结合”,更反对“中西合璧”。他称之为“中西合瓦”,主张“中西分璧”。合瓦就是两块瓦合在一起,是低贱的东西、粗糙的东西的结合,分璧是两件美好东西的分开。璧与瓦的区别是很大的。思想比较深刻的人,一般也都不提中西结合。毛泽东提“洋为中用,古为今用”;鲁迅是“拿来主义”,拿来为我所用;张之洞则最早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都和“中西结合”、“中西合璧”的精神不同。中西艺术是否要结合还可以讨论。但是就目前来说,这样讲缺少主体意识。现在不提出以谁为主的问题,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因此我不主张“中西融合”这一提法。发展中国的文化要有主体精神,中西融合到底是中还是西,融合出来的东西是什么。用水墨画线条,用油画颜料在上面涂颜色叫中西结合,这样可以吗?那不成画。
 
      外国在吸收中国东西的时候从来不讲西中结合、西中合璧。西方人看重自己的艺术,看重自己的民族,但不保守。他们认为,吸收一点中国的艺术来发展自己的艺术,并不是要把自己的艺术变成半西半中的东西。他们要的还是自己民族的艺术。因而不必大惊小怪地称之为“中西合璧”,更非 “中西结合”。他觉得自己的绘画就是最好的,吸收点你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这里反映了民族自信心和民族优越感的问题。每个民族都觉得自己是优越的,这样才能发展。自己觉得自己不行,那就真的不行了。据我所知,只有中国的一部分人咒骂自己的艺术不行。
 
      中国绘画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西方绘画同样是很深的学问,把中国画画好不容易,把西画画好也很不容易。在两个都不容易的情况下,还搞融合,能创作出好的东西吗。融合能产生优秀的作品吗?到目前,我们都承认的中国画大家还是齐白石、黄宾虹这批人,搞中西结合的还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所以中西不能融合,只能是吸收一方、发展一方。
 
      我主张洋为中用,吸收外国的东西为我所用,这样就有一个主体在里面。
 
      艺术讲究个性,没有个性,就不能成为艺术品。一个国家的共同文化产生的个性有共性的东西与西方交流,如果不保留自己的个性,没有抵抗性,就也可能被别人俘虏。你看西方的东西很好,学习一下,中西结合吧,实际上不是结合了,而是把自己的东西丢掉,搞成别人的东西,中国画的个性不存在了。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失去了中国画的特色,世界艺术中也失去了一个很宝贵的东西,减少了一个特色。这样的创作时间长了,还会对西方艺术产生不好的影响,因为西方艺术也在不断地吸收中国的艺术。这从毕加索曾经临摹过20多幅齐白石的绘画作品,莫奈的《睡莲》在创作之前,也曾临摹的几幅画可以看出,明显是借鉴了中国水墨画的东西。马蒂斯也学习了中国的剪纸。这就是说,西方的艺术如果不吸收中国的艺术也很难发展。中国的艺术如果失去了自己,也就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没有抵抗西方,西方一看你是学我的,我还怎么向你借鉴。这样长此以往,西方的东西也会退化。所以搞中西结合,中西合璧的缺点一个是失去了中国自己有特色的东西,第二个对西方艺术也是一个损失。因此,中国画在创作过程中,在吸收、借鉴西方艺术的同时必须保持自己的个性。于是,这又必须弄清什么是中国画。
 
      给中国画下一个严格的定义是非常困难的。清代有个人说过:“最模糊处最分明,最分明处最模糊。”说中国画是什么样子,我们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除非你不懂画。但是一下定义就模糊了。也有人说,如果是清楚的,就能下好定义,如果下不好定义,就是不清楚的。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的。例如有人说:“黄永玉的画不是中国画。”那又有人问:“什么是中国画?”这个人说:“讲不清楚。”讲不清楚,你怎么知道黄永玉的画不是中国画。正因为在你心目中有一个中国画的标准,你一看黄永玉的画,才会认为黄永玉的画不是中国画。但是,黄永玉的画具有中国的精神、气质在里面,这精神气质是非常重要的。而在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上获得金奖的《生旦净丑》虽然用中国的纸、中国的颜料,表现的是中国的东西,但它的精神状态不是中国的。
 
      关于中国画的定义,我也已经考虑了很久,确实是很困难。外国有人讲,中国的绘画是哲学的,欧洲的绘画是科学的。这个说法基本上有道理。中国绘画是有哲学的东西在里面,尤其是早期,主要是儒家和道家思想。早期的文人画,大部分是失意的文人所画,这时就有老庄思想在里面,即用道家的思想来指导自己画画。而这种传统习惯势力像一种惯性似的延续下来了。或者有人说现代人不懂老庄,不懂道家思想,不也照样这样画画吗?是的,他们虽然不懂老庄,但已从传统中延续下来了,也就不自觉地在绘画中含有这样思想。可是,如果他懂得老庄思想,懂得中国画的哲学,他的绘画就更自觉、有更深刻的内涵。实际上,画得好的画家,还必须走这条路。现在许多画家实际上是画匠,他没有什么文化,看别人画,学一学。现在画画的人很多,但是不可能出大画家。中国古代,从顾恺之、谢赫到董其昌、石涛,他们都是大理论家兼大画家;近现代公认的几个大画家,傅抱石、黄宾虹、潘天寿都是美术史家,都相当懂中国传统,对中国的绘画精神状态都十分了解,所以他们一画就好。现在,很多画家对中国绘画的哲学不十分了解,对历史也不了解,乱画。有的还在讲,风格不一样。实际上那不是风格,那只能叫花样。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花样出来,还都自认为创新了一种风格。我看还没有一种像样的风格。花样和风格是不一样的。风格是由深厚的修养和深厚的文化素质基础奠定起来的。花样则是想出来的一个点子。
 
      什么叫中国画,我们现在只能下一个大概的定义。其实,西方绘画的定义也是很难界定的。这是一种感觉,但是这是一种具有深厚意蕴的感觉。不过物质材料还是可以确定中西绘画不同的一个基础。油画用是以油调的颜料,中国画是用水调的,用的是中国的笔、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面貌和风格,虽然面貌和风格不一样,但是一看还是中国画,这里就有中国画的精神所在。中国画一个要有精神上的东西,另一个要有修养。学黄宾虹的人不知有多少,几代人都在学黄宾虹,但真正理解黄宾虹的人十分少。所以,如果硬要下一个定义的话,可以是这样的:中国画是一个以中国哲学为指导的,反映了中国的精神的绘画。
 
      最后,我再谈谈中国画发展现状。
 
      目前的中国画处在一种浮躁的状况下,再一个就是思想混乱。我曾对想学画的人说过:“学画最好要以一位优秀的古人绘画作为标准,另外再学一位现代人的绘画。”可他们说:“古人很好选,石涛、八大山人、王蒙都可以。现代人,我们选谁呢?”我想了想,现在活着的画家确实没有值得学的。这是什么原因呢?过去的人画画,就是要把画画好,他没有想要创立什么别致的风格。而画画好了,一种风格也自然立了起来。目前在经济大潮下,画家则是要赶紧卖画。怎样才能卖画,要炒作。炒作就要请人写文章,请人写文章,就要写风格在哪里,那就要赶紧建立自己的风格。而建立的其实不是风格而是花样。目前中国画创作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是为名,一是为钱。现在没有人好好研究绘画,画传统不懂传统,画现代派不懂现代,这对中国画的发展是极大的不利。但是,造成这种状态至少有20℅是无可奈何,因为人要生存。齐白石在早年时也是为了生存,有一次他画画卖给盐商,为了投合盐商的喜好,他画得花花绿绿,庸俗得很,他自己说用了二斤石绿。但是盐商看了很高兴,当即给了他320两银子。他用这笔钱买了很多地和一处很大的宅地,他的生活有了保障,他吟诗作画有了更好的条件。看来他投合一下还是值得的。实际上,他后来有了钱了,就不再投合任何人的的口味了,一直在艺术的道路上奋斗,最终创作出来自己的风格。
 
      现在有一部分画家完全有能力专心研究绘画,因为他的经济能力已经够了。原来我曾经反对吴冠中,那是因为我只是从报纸上了解他。现在我对他作了深刻了解后,又比较赞同他了。我觉得他有的画画得不错,虽然缺少传统的东西,但他从西方学到许多。比如在形式美这方面作了努力。据说,他也不是太有钱,但他在生活问题解决后,又在搞研究,这一点,我很赞同他。我觉得很多画家在生活问题解决后,不要再为了钱而去制作画。钱是需要的,但是有了钱之后,就不要继续再画钱了。我觉得如果很多画家头脑清醒的话,应该能理解这个问题,但实际上这一点很难做到。大部分画家在社会干扰下,还是在卖了又卖。其实社会的干扰还是能克服的,主要还是画家本人自己要有目标。有的画家就总是在比车子、比房子、有这样的思想,就画不好画。画家应该在艺术上好好比一比,因为有一部分人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其实中国画是应该从青年做起的,幼功很重要。技法到年龄大了,可以练,像近现代大家吴昌硕是近50岁的时候才开始学画,但学问到50岁就晚了。读书必须早,读书晚了,效果是很差的。我有一朋友学了几十年外语了,在国内学20年,到国外又学了10多年,外语仍然不过关。而他的儿子到美国三个月就可以教他,这就是年龄的原因。
 
      没有学问学养的人当不了大画家,学养必须提前学,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也成问题,忽视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一个博士生,在送我书时写的是:“请陈传席老师拜读后指正。”中国文化的底子很差。现在中国画专业招生的方法也有问题。我觉得招生不应该只采用画素描一种方法,因为素描与色彩是学习西画的基础,但是现在学国画的人也在考素描和色彩。以西画的基础来进行中国画的学习,那怎么可能呢。中国画与西方绘画本身就是两种文化,在西方文化的基础上产生中国画的结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招生一开始就看文化水平如何,古文基础好不好,能不能写诗,书法好不好,然后按照中国绘画的方法训练,这样就有可能培养出一批大画家。
 
      我还考虑过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徐悲鸿和林风眠的区别。林风眠就强调中西艺术调和,他不注重民族精神,他要发展时代艺术,他的时代艺术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只要画好了就行。但是,赵无极、朱德润等人画出来的已经是西洋画而不是中国画;而徐悲鸿强调民族精神,实际上是强调中国画的主体艺术。所以,受徐悲鸿思想影响的画家画出来的都是中国画,像蒋兆和、李可染等人,虽然吸收很多西画的内容,但他的画是中国的;李可染虽然是国立杭州美专毕业的,但是他后来抛弃了中西调和,从徐悲鸿这条路线走了下来,他画出来的也是中国画。我认为主体精神是要强调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文化,那是不行的。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6:2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