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美 与 生   姚彦博
 

      渔塘里有一只伶俐又美丽的七彩小鱼,它整日无忧无虑,随同伴们追逐游嬉。日复一日,小彩鱼已长到了盘口大小,并且更加地肤光夺目,像精雕的钻石喷吐着的彩带。一眼望去,总使人觉得它纯净得像天山雪莲,优雅得像林中小鹿。
    
      孰知命运叵测,祸从天降。一天,一张结实的巨网将彩鱼儿和所有同伴捞出了渔塘。渔夫将它们一批批卖给了市场鱼贩,彩鱼儿也终究被一位阿婆拎回了厨房。
    
      正当它躺在厨案上万念俱灰、瞠目待毙的那刻,命运就像开玩笑似的出现了转机——阿婆把它放入了一口硕大的鱼缸。阿婆说它生得乖巧可人,很能招人青睐,于是要将它饲养起来供儿孙们逗赏。
    
      一场梦,竟穿越了两个时空。美打破了死的罗网,美也改变着生的方向。美就像远洋对岸的航灯之芯,若是不燃亮灯芯,就照不彻生的道路。
    
      因为,美要不被剖杀,就必然要被欣赏。
    
      然而,一番生死变迁的惊悸让彩鱼儿志落千丈。此后,它孤独、恐惧、一蹶不振,终日惶惶忽忽、躲躲藏藏,不再像以前一样自在漫游、畅展身姿。没过几天,阿婆见它迟钝得近乎死气沉沉,便骂它懒惰,骂它不愿取悦人心,助迎怡兴。终究,它被阿婆烹作了一道色艳味美的晚餐。儿孙们吃得满嘴流油,对阿婆的厨艺更是赞不绝口。
    
      一次退缩,竟掉进了另一个世界。包藏了美,就等于踏入了死路。生需要美,美也得生。
    
      生活选择美,美装点生活。自封不得,逃避不得,不释放自身的光芒,也照不彻生的道路。
    
      因为,美要不被欣赏,就必然要被剖杀。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5:5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