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走红”的代价   邱正伦
 


      最近,笔者在网上看到张晓刚的作品在美国纽约“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以近百万美金的价位成拍,成为当场拍卖会的最高价作品。这种现象究竟说明什么呢?当然,我们不能说中国艺术只要在国际上高价拍卖就指斥其西方化,而是要对这一现象做深入的思考和分析。问题的核心不是中国艺术家是否应该走红西方艺坛,也不是中国艺术文化是否应该面对全球化的政治、经济、文化挑战,而是以什么方式、什么身份、什么姿态、什么样的文化价值立场来走红西方艺坛,来迎接和应对全球化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挑战。

      客观地说,在一些中国艺术家在走红西方艺坛的背后,的确隐藏着十分可疑的原因。尤其在国内一些批评家和媒介非理性地一味追捧中,有的走红艺术家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心大胆、肆无忌惮地出卖中国艺术家的文化良知。他们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中国本土艺术家。其本土艺术的文化价值记忆不仅变得模糊,而且还正更进一步地受到西方文化空前绝后的席卷。打一个比喻来说,由于他们在西方艺术的文化策略中,分得了一杯羹,甚至是丰盛的大餐,上面摆满了名目繁多的西方馅饼。馅饼里肯定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文化内涵,而是西方人的策略,说的更严重些是西方人的文化阴谋、文化策动。在大笔美元、欧元、英镑等货币策略面前,一些所谓走红的中国艺术家,不顾自己的中国身份,更不顾国家民族的文化利益,心甘情愿地被收买,在那里出卖中国本土艺术家的文化良知,一切都用西方的艺术价值尺度来衡量自己的成败得失。

      由此,我们从他们的眼睛中再也很难看到中国本土的文化风景和文化姿态。有的艺术家面对西方国家的文化策略,不仅缺乏应有的文化警觉性,甚至主动投怀送抱,心甘情愿地成为西方艺术的文化注释。说得更严重些,有的艺术家在全球化艺术语境中,不仅没有成为中国本土艺术的捍卫者,相反正是在“走红”西方艺坛的光环中,出卖了中国艺术的文化立场。透过方力均作品上那些无聊的微笑,我们实质上看得出来,他们作为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已经变得模糊暧昧,本土文化的记忆变得十分遥远。他们的艺术肌体中布满了西方艺术的赘肉,从而导致本土艺术肌体的骨质疏松。西方艺术的策动者之所以慷慨解囊来包装打造这些中国艺术家,其实质是力图将这些艺术家在西方国家的文化战略中进行西方的价值清理,让这些艺术家失去中国文化的记忆,让他们在全球化当中被顺利地西方化,让他们的言说成为西方的文化口音,让他们的艺术成为西方视觉艺术大餐的辅助食品。更进一步地说,在很大程度上,这些中国艺术家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西方国家文化战略最可靠的文化工具。

      这些艺术家频频走红西方艺坛的消息,由于受到国内批评家和媒体无休止的追捧,似乎演变成一种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国内的不少艺术家。他们甚至认为只有西方的文化天空才会掉下令人满意的艺术馅饼,想在西方文化战略中寻找自我按摩的甜蜜感和幸福感。比如我们很容易看到这样一种情景:一些人围坐在西方艺术策展人的美容厅里,接受他们的按摩,然后欣然地按西方的方式锔油、烫发、染色、换肤、植皮,最后连心脏也给换掉了。在这种表面平静的走红情形中,实际上已是硝烟弥漫。我们究竟该怎样来卫护中国本土文化安全;该怎样来卫护自己的文化生态?为此,作为中国艺术家应该反省和深思这一问题,应该保持文化警觉性。在全球化浪潮席卷的当今世界中,我们只有高高地树立起中国本土文化的价值风帆,坚持中国本土艺术的价值立场,才能在世界文化的角逐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邱正伦 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转载自《美术观察》杂志)


【稿源】:   【签发时间】: 2013-8-28 16:25:51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