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论版画的精神品质   清华大学 代大权
 


《建设者们——新兴木刻精神不死》 代大权
2007年第一期《美术》杂志封面

      通览中国版画的发展过程,尽管每个历史时期追求不同,风格各异,但大的规律是“逢乱必兴”,很有些乱世兴版画的意思。一旦社会的动荡渐渐平稳,太平盛世的版画便像得了软骨病,无论怎样努力却总也直不起腰来,尤其是上一世纪中叶后,当中国的社会动荡以政权更迭,制度变异为结果而进入新的建设时期。无论油画、国画、雕塑等艺术形式都有着突破性的发展,油画《开国大典》、《血衣》、《狼牙山五壮士》,国画《八女投江》,雕塑《艰苦的岁月》等一大批力作相继问世,版画可以与之比较的作品乏善可陈。

      当其它视觉艺术以饱满的品质体现着盛世开端,以强烈的形象影响着社会时,版画小家碧玉式的创作很难震撼大众。这与不久前解放区版画或白区木刻形成明显的差距。版画在人人自危的乱世中代表着人性的坚韧和果断,无论是题材还是语言都更坚定的把握着时代积极的品质,固而拥有着更广大的观众,那时的版画是自信和大度的,任何时候捧读乱世的版画作品,扑面而来的便是生命的真诚。
盛世的版画也具有真诚的追求,但在对生命形态的比较中呈现的更多的是生命的多元与琐碎。前者衰减了生命的力度,情趣盎然却大气不再。后者弱化了生命的力度,形式可人却不耐读。固而盛世的版画在绵软的吟唱中昏昏欲睡,在细碎的唠叨里劳心费神。盛世的版画不乏生命的真诚,但这种真诚因缺乏大度直率而与社会大众的朴实率真有了距离。生命的真诚是一切艺术表现的精神品质,透过繁杂的现象和纷乱的形式,让观众品味到人生的意义。唯有饱满充盈的艺术表现才有昂扬坚韧的品质价值。如果怀疑人的价值与生存的意义,艺术作品肯定起不到激励和鼓舞社会的作用。历史上无论是朝代的更迭,政治的反复,主义的兴衰,实际都是在不断的验证着人的价值。或左或右的偏执也还是对价值观或极端或保守的不同认识,但人类的进步,文明的发展常常不以争执为准,而是超越一切争执禀承人类积极进取的精神品质而实现的,积极进取的精神是推动人类发展的原动力!

      将不同历史时期的版画作品做比较,当代版画在表现语言,技法材质,旨趣题材等各项单元都与以往有着显而易见的进步与提高,这种变化更多的得益于当代版画赖以生存的时代背景,社会整体文明的进步与提高是版画进步与提高的客观条件,人类对自身更深化的认识是版画进步与提高的主观因素。即便如此,当代版画在全局性的文化视野中,依然没有出现曾经的普及与繁荣,那种为大众热衷,为社会所推的局面,过去与其视觉艺术比肩而立甚至为时代先声的局面。宋明之间的传统版画,新兴木刻的创作版画,解放区的版画甚至文革时期的版画都比当代版画拥有更为深入的影响,更为广泛的人脉。一方面我们说时代在前进,新的艺术形式层出不穷,电影、电视、动漫、游戏等新的视觉艺术已成为社会大众主要的文化生活内容。一方面不能不承认市场行为、经济利益对艺术发展的强势介入和操纵,左右着艺术的命脉,这些变化都是以往任何历史时期版画所未曾经历过的,面对日趋艰难的生态环境,版画不进则退,不荣则衰,进的机会和荣的可能又在哪里?

      当代版画自身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质的提高与量的下降的质量相悖,二是社会与学院发展不协调的情理失衡,三是政治与艺术错综复杂的关系让版画困惑的精神恍惚,四是对外因与内因相互的作用争论不休而导致前景迷茫。这四个方面的问题在版画前后左右阻碍着它的发展,制约着它的前行,甚至威胁着它的生存。但首先是版画的精神品质在回顾历史总结教训时应再一次被重视,它是任何艺术发展、前行与生存的根本。版画的努力不但不能再与当代文化生活的主流背道而行,而且应更深刻的理解社会变化的内驱力是什么,这一内驱力也恰恰是版画普及与繁荣的根本,即版画自身的精神品质。版画在表现与材质方面的提高并不能替代它在精神品质上的提高,它对形式语言与自身价值的深化也不能替代它对人性价值的深化。如果在当今文化生态中版画的萎靡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萎靡的正是它自身精神生活的质量。

      我们再回顾以往的版画,穿越纷繁杂芜的历史烟云,竖立于我们心中的首先是它的精神力量,其饱满的信念与追求透过艺术的表象令人感动,它对光明的渴望,对自由的渴望,对人生的渴望都让后来者看到了那些时代人性的渴望。抛开人性的复杂,从精神层面看包括文革时期的版画也还是从荒唐扭曲的政治情结里隐腻着人性的充实饱满。追求并不因结果的荒诞而荒诞,理解也不因过程的迷惑而迷惑,最终统摄一切的仍是人类积极进取的精神品质,新兴木刻取代复制版画,首先取代的是仆从与工具的精神品质,而重新树立起为人的艺术信念,以人为本,以人性的价值为本,以积极进取的精神品质为本是新兴木刻的根本。当时代追求人的尊严与光明时,版画做为这一追求的载体是充实饱满的,当时代浸淫在昏味的历史过场中,版画依然以充实饱满的内在品质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并不因政治的过眼烟云模糊了自己的视线,上一世纪文革前后的版画表现出的大量杰作说明了这点。如黄永玉的《春潮》,刘旷的《滚木雷石》,王晶猷的《喜讯》,宋源文的《不眠的大地》,晁楣的《北方九月》,陈祖煌的《大潮》,李焕民的《初踏黄金路》《驯马手》,徐匡的《马背诗篇》《主人》等,正是这样的一批作品在坚持着新兴木刻的信念,在肯定着创作版画的追求,在捍卫着版画的精神品质,也正是有这样一批作品的存在,才决定了版画艺术在现当代的意义与价值,无论政治纷争如何不测,无论体制更迭如何难料,版画积极进取的精神品质就是版画的光荣传统。

      上一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倡导创作版画,他所属意用心的事业便自然带有他个人的性格色彩,以他对国民性的认识,他对中国社会的爱恨感情,他对人性入木三分的洞悉,正是基于对精神品质的期盼与伸张,鲁迅心目中的版画首先是人生的武器,这虽然有违艺术的本质,却包含着人性的品质,是对版画工具与仆从命运的抗争,对平庸为无的传统文化的抗争。所谓“鲁迅精神”就是一种积极的精神,有所做为的精神,敢于挑战低劣庸常的精神,因而他所努力倡导的版画创作,已然深深的植下这精神的根茎。新兴木刻尽管形式单一,语言粗糙,表现直白,但都不影响它在精神上的卓然独立。我们被感动的,许多不知版画为何物的人们被感动的,即是在直刀向木中再现的人的精神。鲁迅的精神是中华民族绵延千百年而不衰的主流精神,版画因为有幸成为这一精神的形象载体,也当然为社会所赞许,为历史所肯定。无论是为大众的艺术,革命的艺术,乃至匕首投枪的艺术,首先是精神品质高尚的艺术。从传统的复制工艺到今天的创作版画,精神境界的升华是画种性质檀变的根本之变,它重新焕发的生命意识直到今天也仍然警示着我们,什么是应该坚持的。如果视深入为技能的炫耀、材质的机变,版画就可能回到工具与仆从的旧巢,如果以为多元就是无限的细分,缺乏品质统摄的细分将必然弱化了版画的精神力量。当代版画肩负着承前启后的历史重任,只有坚持积极进取的发展信念,坚持饱满热情的创作追求,坚持达观高尚的精神品质,才可能生存并且发展。

《建设者们——新兴木刻精神不死》全图    122×183cm  代大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代大权个人主页    ←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7-2-24 13:18:30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