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OF ART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我只能给你我的纯净的祝福
  李东星
 
———广西南丹白裤瑶采风侧记

       4月6日,杜滋龄工作室师生作品展在广西柳州开展,我作为参展者之一也来到柳州。办展期间,当地的画家朋友一再建议杜滋龄老师带我们这些弟子去看看南丹的白裤瑶,还说如果不去我们一定会后悔的。这些话把我们心里逗弄得直痒痒,都渴望早点去看看白裤瑶。
      4月9日一大早,我们从柳州乘车出发了。冒着暑热,我们整整坐了一天车,傍晚时分才到达位于广西西北的南丹县里湖瑶族乡。因天色已晚,我们就在乡上简陋的招待所里休息了一晚。
    当夜落了一场大雨,暑热顿消。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们就从潮湿的被褥里爬了起来,随便在街口扒拉了几口米粉,又乘车上路了。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四十多里地,绕过几道烟雾弥漫的山梁,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怀里村。
     从车上跳下,环顾四周,我们都呆住了。纵目望去,竹林、芭蕉树、柚子树在云蒸霞蔚的山谷中密密蔓延,深深浅浅,浓浓淡淡,层层叠叠,高高低低,就像一幅浓淡相宜、意境深远的水墨画,耳边,游荡着久违的鸟语。
     怀里村有座白裤瑶生态博物馆,虽然简陋却带有客房,我们便决定在这儿住下。馆长是个年轻人,热情地请大家先到展厅参观,并且简单介绍了白裤瑶的习俗,以免给我们的采风活动造成不便。
     白裤瑶是瑶族的一个分支,因其男子穿白裤而得名,现在的总人口不足三万。由于历史、传统及地理环境等因素,怀里村一带的白裤瑶是由原始社会生活形态直接跨入现代社会生活形态的,仍保持着较为原始而传统的生活习惯和习俗。
     沿着铺着青石的山间小道,我们带着速写本,三三两两地下到峡谷深处的村寨里。凹凸不平的石头路上,零星地散落着牲口的粪便。
     走到峡谷深处,只见参天古树漫山遍野,苍翠欲滴,清风徐来,凉意顿生。
     一个宁静幽美、桃花源般的山村呈现在眼前。空气中弥漫着柚子花芬芳的气味,清澈的溪水从青翠的竹林、石缝间穿过。溪边的斜坡上,“挺着大肚子”的粘膏树边,几只牛儿悠闲地吃着草,一群群斑斓的瑶鸡带着鸡宝宝在四处觅食。村里到处矗立着尖顶木制粮仓,每个仓下停着的棺木透着神秘气息。
      此时正是农忙时节,村里的男女大多都下地干活去了,只留下老人、孩子,很宁静。一泓池水边,有洗衣的妇人,清脆的捣衣声在山野中回响。洗好的裙服摊开晾晒在石头上,美丽的裙裾像一丛丛花朵在山坡上绽放。
     晌午时分,山坳里陆续走来一队队或扛着锄头、瓦罐,或挑着粪箕,或背着孩子归家的男男女女。男人们头挽发髻,腰间别着砍刀,肩头挎着猎枪,虽然身材矮小,却个个透着精悍。他们下穿长度仅过膝盖的白裤,裤的两侧各绣着五根酷似手指的红线,黑色的粗麻衣服后面高高撅起,看上去犹如一只雄鸡。妇女们都头包黑色头帕,上身只用前后两片黑蓝相间的布衫半裹着身体,下着蓝白相间并用金色镶边的百褶短裙。山风过处,黑白跳跃,别有一番韵致。
     进到农户家,妇女们很乐意坐在祖宗流传下来的织布机前一边织布一边为我们当模特。男人们坐在门槛上,卷上一根纸烟,安静地注视着外面,没有一句话。挂在房檐下竹编的鸟笼中,时时传出百灵鸟欢快的鸣唱。
     在太阳和云影下面,几乎所有的风景,都散发着柚子花般淡淡的清香,铺排着一种悠远而宁静的美丽。
     当晚,村民们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肉质鲜美的火麻瑶鸡、清水野菜、新鲜的笋干、油煎的黄豆和酸菜汤,还有瑶胞自酿的米酒。
     席间,村上德高望重的长老和当地最好的歌手陪我们吃酒,他们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频频举起盛酒的竹桶,为大家斟酒。可能是太过贪恋口味醇香的米酒,也可能是我们只是些空有酒胆却没有酒量之徒,竹桶里的酒还没有倒完,我们就都有了些醉意。
     月到中天,把山野染成银色。我们围坐在院子里,倾听歌手唱起“细话歌”:
      风从遥远的天上下来
      茫茫人海我们不期而遇
      我这么平凡
      你却如此看重
       我感动得落泪了
       你就像天上飘扬的云
       偶尔在这里停留
       它会飞走的
       就像毛毛细雨
       只会把石板路打湿
       泥土却不会湿
       你从太阳升起的地方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你来到我身边
   这是个平常的地方
          没有什么土地
          只能种包谷和玉米
    我不敢请你到我这儿来
    我穿的是土衣布裤
       中午我吃的是稀饭晚上我还是喝稀饭
       我只能给你我的纯净的祝福…… 
    歌手语速极快,但歌声低沉、浑厚,在寂静的夜空中飘荡着,清晰而悠长,犹如天籁之音。而我们则沉醉在歌声中,晕眩在月色的漩涡里。
   第二天,当大地在晨曦中苏醒的时候,白色的云在青色的山头间流转,云雾笼罩中的山头时隐时现,如真如幻,恍如仙境。
      当天是圩日,我们也赶到镇上凑热闹。集市上熙熙攘攘,喝酒聊天的,卖水果的,卖染料的,卖草药的,卖布匹的,卖农具的,琳琅满目。我们或靠在墙边飞快地在本子上速写,或拿着相机穿梭于白裤花裙之间。我们买了块染土布青色颜料,在宣纸上试了,却发现原来就是我们国画上通常用的花青,只是价钱便宜得多。
      赶圩是白裤瑶的重要活动,他们不仅在圩日里进行生产生活物资交流,更主要是给未婚的青年男女提供一个情感交流的平台。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不仅有机会观赏到了白裤瑶的敲铜鼓、吹牛角、转陀螺等传统艺术,感受了这个民族更接近于本真的生活状态,也把对白裤瑶最真切的感受用手中的画笔尽情记录在纸上。
      离别的日子到了,我们向已经熟悉的白裤瑶兄弟道别。他们一如往日,依旧纺线织布,印染缝制;依旧在宁静的自然中行走,穿越树叶下的光斑;依旧抽着自己种的烟叶,喝自酿的米酒。
      一切似乎只是一些简单的印象,但我能体味到那种质朴而又悠闲的感觉。对于白裤瑶来说,平静的生活其实就是一种莫大的快乐,这不也是我们追求和向往的吗?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13-4-2 16:02:06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