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OF ART




发表   打印   推荐   编辑信箱
 
了一容荣获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宁夏文联
 


      近日,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揭晓,我区著名青年作家了一容的中短篇小说集《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榜上有名,这是继了一容小说获得全国春天文学奖、作品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之后,在全国获得的又一重要的文学奖项。
      “骏马奖”是中国作协、国家民委主办的一项全国性的文学大奖,是跟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优秀儿童文学创作奖并列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一类文学奖的四大文学奖项之一,也是少数民族文学的最高奖和少数民族作家的最高荣誉。
      这次“骏马奖”颁奖典礼,于11月16日晚在风光秀美的山城贵阳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获奖作家、评委代表和当地少数民族作家、文学爱好者600余人出席颁奖典礼。颁奖典礼现场灯火辉煌,喜庆热烈。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书记金炳华、国家民委党组书记杨传堂,以及中宣部文艺局的有关领导等出席了大会,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常委班子全部出席了这一盛大的文学颁奖典礼。会议期间,新华社等全国各大媒体都纷纷给予了追踪报道,会后中国作协还组织作家赴遵义和黔东南进行采风。

石宗源与了一容合影               铁凝主席与了一容合影

******************************************************************

这关于马的奖杯——第九届“骏马奖”获奖感言

了一容


      在青山绿水的贵州领取“骏马奖”,真是别有一番振奋人心的感触。首先,中央以及中国作协、国家民委近年对我国少数民族文艺事业的高度重视,这自是不言而喻的。据说这次出席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就有几位,贵州省委、省政府的领导悉数出席会议,这在别的活动中是罕有的。


      少数民族作家,在全国文坛,不乏人物,大家、精英层出不穷,更有引领当代文学潮流的灵异之才。中华民族文学大家庭可谓柳绿花红、百花绽放,每一朵都丰富着我们的精神世界,都给我们的身心以营养和无尽的财富。从古至今,少数民族文学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灿烂的奇葩,并不断创造着新的文学的辉煌。


      “骏马奖”这个奖杯我异常喜欢,拿在手里的感觉极有分量,并且马的造型别具匠心,令人意气风发,看上去有种飘逸之气,成纵横飞腾之势,万千气象尽在眼里。
      马与我是有些渊源的,《古兰经》有圣贤驭仙马一说,因为信仰的关系,让人对马不能不心生倾慕。我也曾在新疆放牧过马,对马颇有感情,它是异常灵性的。因而,这关于马的奖杯与我而言似乎有一种秘密的、无形的、超然的难以言说的机缘。
      “骏马”单单那一股飘飞的鬃毛黄金的光芒一样耀眼夺目,令视觉应接不暇。
这“马”更有如认得主人一般,从一地到另一地。
这真是令人喜悦的事情!


      马之所以不同于其他,是因为它会选择属于自己的真正主人,它一生纯洁、高贵,可因自己的忠勇步入盛大和铺满鲜花的殿堂;它摒弃媚俗,始终将一颗倔强的尊严俊美的头颅高高的昂扬。


      颁奖会后,中国作协、贵州方面等,还专门安排作家们踏上遵义,进入黔东南,了解那里的光荣历史和风土人情。

      一切都令人珍贵着,人和人的真情在那日的绵绵细雨中、在一路行走的途中渗透着、辉映着,相互流淌心间。值得回笔一提的是,在贵州结识了石宗源先生,他对宁夏有一腔特殊的情感。我们用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言问好,那是一种激动人心的秘密,他知道,我们都用微笑书写在眼睛里。
一切都是人生中必然的前定。


      我觉得信念和真诚离天意是最近的。真诚突破了极限,就会天从人愿的。因而,一个人的信念是不能破灭的,只要那盏灯还亮着,就可以燃亮你心中最后一个角落,以及燃亮你最后的孤独和寂寞。
      我知道,骑上文学的“骏马”,依旧前路漫漫,但只要向前,那更远的远方一定是浩茫的草原和头顶更为广阔无垠的蓝天。

                                                                      11月25日于银川
******************************************************************
【相关链接】:
了一容:东乡之子的文学坚守 ←
新锐作家——了一容
  ←


【稿源】: 西北艺术网   【签发时间】: 2008-11-27 0:06:15

【 相 关 报 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