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WORKS





 


牛尔惠
Niu erhui

      牛尔惠,汉族,号山里人。1971年出生于中国“书画艺术之乡”的甘肃省通渭县,现就职于华夏西部影视城:专职书法师、诗人。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受书画家的父亲之熏陶,由衷酷爱书法艺术。九岁始学书,临池不辗于至今。对书法楷、隶、行、草、篆、西夏文无不擅长、有所研究。上溯魏碑,下承唐楷。溶唐隶、汉隶、魏碑、泰山金刚经诸体于一炉的独家隶书更显遭劲庄重、宽舒宏大,气度不凡,金石风味十足。
 
    在大学就读期间任学校书协主席,中学从教时兼代书法课。近年来毛笔、硬笔书法作品在国内外举办的书画大赛中曾入选获奖四十余次。九九年“世界名人书画大展”其作品荣获金奖,创作功勋一等奖;文化部“中国书画精品大展”二等奖;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锦绣中华一保护国土资源全国书画艺术展优秀奖,“干福杯国际青少年画展”金奖;“中国书画华表赛”银奖等。
 

    因书法成绩裴然,其简历作品被《宁夏日报》、《书法报》、《世界名人传记》、《中国当代书画名人墨迹大观》、《华夏书画艺术人才精英大典》、《千年逸才世纪艺术家》等儿十种刊物、书籍登编,并上国际互联网。韩、曰、美等国及各驻华大使收藏其墨迹。因其在国内外文化艺术界的影响,被中国社科院授予“共和国专家”,其简历成就被《人民画报》登载并入编《共和国专家成就博览》;宁夏电视台等新闻媒体称其为“送福人、张贤亮摩下一奇才”。  
 
    现为中国现代青年书画学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宁夏分会会员、银州市书协会员、东万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北京东方神州书画院一级书画师、院士、长江魂书画院名誉院长、上海民族画院书法研究院研究员、理事、晋江市安海书法研究会会员、长江魂国际金奖艺术家称号、中国当代青年书法百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位奇才与张贤亮的慧眼  
高建强

一、“山里人”:让人刮目相看的过人之处
 

张贤亮一有空就和牛尔惠研练书法

    这是一个被张贤亮称为“奇才”的人:姓牛,名尔惠,甘肃通渭人,自谓“山里人”。若不是记者亲眼所见,真不能相信这位“山里人”竟有如此的本事:

    他给游客写姓名藏头诗的灵气,似乎信手粘来,你那边儿刚刚报出姓名、属相、职业,他这边儿挥毫就写,好像不假思索,仅仅三五分钟,就将50余字的诗文,连同落款、印章和塑封好的诗文呈到你手里。平仄押韵的对仗,充满才情的诗文,力透纸背的工笔,由不住让你心悦诚服。诗文做完,他又侃侃而谈,说文解字,对每一个字的用意,讲得头头是道,那深厚的文化底蕴,令在场的游客无不叹服。

    胡琴月抚涌清泉,守贤博智高科攀。斌怀韬略天地运,祥龙神州耀九天。
    夏风徐徐绿圃园,秉烛夜读览圣贤。荣茂景秾泛桃李,志承栋梁国昌安。

    这两首诗,是记者2月18日在镇北堡华夏西部影视城亲自卡表,目击了牛尔惠为两位外地来客人“胡守斌”(WAPS科学院院士)和“夏秉荣”(某大学教授)所作的姓名藏头诗。两首诗的出手,前后4分31秒!诗文的流畅和才气,令两位进门时还一脸矜持、不拘言笑的客人,立时面露喜色,啧啧称赞,末了,甚为惋惜地说:“一首诗,收费十元,太少了,不止啊!”。

    其实,经营文化,给游人写藏头诗,已不是新鲜事了。国内一家著名旅游区早已开了先河。不过,那是一个班子在运作,写诗的专门写诗,泼墨的专门抄写,还有一位精通文字的老师,在一旁查字典,随时修改,一首做完,至少也得20分钟。像他这样单打独斗的,出奇且出手如此之快,实属罕见。难怪,牛尔惠被张贤亮称为“奇才”呢!

  中国汉字,博大精深,每一个字寓意深刻,仅新华词典列出的字就多达一万两千多个,这看似区区“百家姓”,又何止百十来个,再与两个字的名字组合,就变成了文字的汪洋大海了,其中的刁钻古怪字,让你冷不胜防,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要想在短短的几秒钟,搜索中国浩如烟海的文化储备,迅速组合成充满诗情画意的美文来,其中的功底,又岂能是一知半解的知识储备所能支撑的,没有超乎常人的灵气,更不可想象!

    何况,他的书法又别具一格,溶唐汉隶、魏碑、泰山金刚经于一炉,自成一体,甚至一些书法大家已经把他书法,称为“牛体”了。特别是他那个被书法界称为“牛体”的“反朴归真”四个字,透出的大家气派,犹为人们看好。著名作家张贤亮是这样评价牛尔惠的:“他的字,古朴、凝重。看到他的字,让你看到了历经百年风雨雕蚀后的碑文,有一种历史的厚重与珍贵。他最可贵的是,克服了当今书法家刻意雕凿的浮躁,保持了书法艺术的本真”他的恩师吴善璋老师--中国著名书法大师、宁夏书协主席、中国书协评审委会副主任兼评委,对这位爱徒褒奖有嘉,不惜百忙之中每周抽出时间,为牛尔惠悉心指导,预期很高。

    有人甚至预言:依牛尔惠目前的功底,32岁尚小的年龄,还有,此后20年尚可修练的潜质,其前途无量,很可能成为中国未来伟大的书法家。

    也许,这个结论为时尚早,但当你了解了牛尔惠,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感受一下那意气风发、咄咄逼人的艺术才气,就不能小视了。且不说,他在省市乃至国际性的书法大赛中屡屡获奖,捧回的“世界名人书法大展” 金奖、创造功勋一等奖、“中国书画华表赛”银奖、“中国书画协会青少年诗词大赛”金奖,一连串多达四十余项的奖杯;也不说,他的墨宝漂洋过海,被美、日、韩等国家和及各驻华大使收藏,被中国社科院授予“共和国专家”的荣耀;也不谈,他早已进入中国现代青年书画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宁夏分会、中国东方艺术家协会等重量级的艺术之家,单就已经达到的创作境界,也让许多同行望尘莫及的。当然,这是后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牛尔惠书法作品 〈点击小图见大图〉


 


二、 两个奇人:彼此给一个惊喜

  牛尔惠,属于那种天赋很高的怪才,一经点破就能出彩。
  牛尔惠不曾忘记,两年前那个夏天,因生活落迫,他正处于给人家掏厕所、靠每月120元钱养家糊口之际,是张贤亮的一纸招工广告,把他引进了位于宁夏银川市以北50公里的华夏西部影视城,做了一名打工仔。次日,就被从北京开会赶回来的张贤亮紧急约见,问他:“有什么打算?”牛尔惠不加思索地说:“搬砖和泥,干什么都行,我能吃苦”张贤亮笑了,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了一下这位历经生活磨难、眼里透出一股锐气的年轻人,便高深莫测地说:“这里不缺劳动力啊!”几天后,本来想搬砖和泥的他,竟然得到了连他自己都不敢想像的一个颇为讲究的艺术工作室!

  张贤亮要开发他的潜能,让从没写过藏头诗的牛尔惠披坚上阵,出卖文化!张贤亮目光瞄准的地方总不脱靶,总能从人们司空见惯的平淡里发现新奇,一如他当年从几十万个“右派”都经历了的生活里,只有他写出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牧马人》、《绿化树》那样的生命力作;也是他,顶着人们冷嘲热讽的目光,用另类眼光看世界,创造性地出卖荒凉,让“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的。他的成功,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给你一个惊喜。

为国学泰斗文怀沙姓名书法

  这次,张贤亮也没有走眼:业务开张的头一天,牛尔惠就一炮打响,承接了20多个客户,写出的姓名藏头诗,让客人们都带着笑容满意而归,创收200多元。接着,牛尔惠出手越来越快,诗文越做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以致于黄金旅游节那段日子,前来索字的游客,围个水泄不通,最多时一天做60多首,每一首都不重复,且文采飞扬,荡着一股灵气。没有过人之处,岂能胜任!最让张贤亮感到出彩的是,迎接中国驻外大使团那天,呼啦地一下,来了28位即将赴任的中国大使,他们是经自治区政府推荐,专门前来索字的。面对这样一些文化阅历深厚的大家,张贤亮也捏了一把汗。但见牛尔惠略一询问,眉头一挑,挥毫就写,文不加点,一气呵成,短短67分钟,做完了28首诗文,当最后一首诗文做完,大使们惊喜地拍起了巴掌,一位大使感慨地说:“真是奇才呀,外地人搞藏头诗,动用了一班人马,你们影视城就一个。灵动之间,写得这么好,其价值就在于,刹那间的灵气!”大使们带着美好的祝愿走了。张贤亮的大脑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28个大使,漂洋过海,带走的是28个故事!路有多长,故事就有多长!深远的政治影响,已远远地超出了经济价值啊!

    张贤亮进行了新的运作:很快,他从那座终日萦绕着鸟语花香的“都督府”搬出来,腾出自己心爱的书房,又精心装修了一番,作为牛尔惠新的工作室,让他在艺术氛围更浓厚、空间更大的天地里进行创作,并起名为“集艺阁”,还将宁夏一些名著书画家的墨宝和著名作家的作品请过来,一起出售,通过这个窗口,向国内外介绍宁夏特有的区域文化。

  仅2003年,“集艺阁”就从出售的民族文化中获取了11万元多的收入。其中,牛尔惠的诗文、字幅就创造了5万元的纯利。也许,这11万元对张贤亮来说,可能是个蝇头小利,但重要的是,通过这个窗口,张贤亮以商业运作的方式,又一次成功地将文化变成了商品,向中外展示了宁夏。况且,他还发现并培育了一个奇才。两个奇人刚一对接,彼此就给了一个惊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牛尔惠影集〈请点击小图〉

三、 “山里人”:神秘的根土文化

  牛尔惠出生的甘肃省通渭县,是一个干旱贫困但又人杰地灵的“书画之乡”。
    东汉时早有夫妻诗人秦嘉和徐淑齐名天下;清代有周易大师兼书法大师李南晖、书画大家张维源等相续辈出;当代还有《共和国演义》作者张涛、《叛逆》作者邢愿生等一代作家光耀乡里。即使进入商品经济的今天,这里的人们依然保持着“忠孝立世、书画传家”的传统文化,对书画艺术的热爱已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著名作家贾平凹来到这里,在《通渭人家》里叹道:这里的人们“你可以一个大字不识,但中堂上不能不挂字画的......通渭人爱字成风,写字也成风,仅现在为全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人数,通渭是全省第一”。当人们得知贾平凹的到来,便蜂拥而至,向他索字,就连看门的老头也三翻五次地来,招架不住后,他躲出去,夜里再回到宾馆,还有人守在门口等着,抱着门框不走,不惜下跪求字。通渭人对传统文化的崇拜,深深地震撼了这位作家。

    牛尔惠的根土文化更具传奇色彩。
    他的先辈牛树梅曾是清朝一位官至省级 、被记载为“为官清廉,书著颇丰”的“牛清天”。到了牛尔惠这一代,他父亲牛和亭又是位极为超脱的饱学之士,解放前曾任兰州市西固区局长,解放后又是被省政府亲点的通渭县教育科科长。为人正直,看淡钱财,被打成右派平反后补发了6000元工资,几乎被他全部遣散出去,资助乡里。他的一位学生家境困难,他一出手就是两千元,还安慰学生:“老师的钱财,学生是尽可以花的”他的人品和才艺,在当地有口皆碑。

    牛尔惠九岁时在父亲的亲授下,临池挥毫,修炼书法,给别人写对子,送“福”字,做诗文,待到定西教育学院毕业,做了教师,已颇有名气了。
    牛尔惠最不能解读的是父亲故去的那个谜。那天,老人家似有通天之灵:1984年腊月二十八的晚上,父亲收拾得整整齐齐,端坐在炕上,召集一家30余口、四世同堂,讲述自己的一生,指着墙上那幅《朱子家训》说:“我的做人标准,是儒家学派的,一生做人把握三条:一不贪财,二不贪色,三、大小人都看得见。对领导敬重,对受苦人资助”他特意给儿孙们交代:“当你有一碗饭吃的时候,假如有人讨要,你就给他,你少吃一碗,可能救活这个人”还郑重交代自己的后事:一切从简!甚至为了让远在天津工作、不能回家尽孝的长子免受乡亲们的责难,嘱咐家人将自己提前写好的对子贴在门上:“忠孝难两全尽忠犹如尽孝 家国本一理治家亦治国”当他讲完自己一生的时侯,正是凌晨4点整,便坐在炕上,闭上了眼睛,无疾而终!



牛尔惠书法

    这种只有佛家弟子苦心修炼,才能达到的境界,无疾而终的“正果”,竟然被这位凡夫俗子“得道成仙”了。这个“得道成仙”的故事,使他享有“牛佛爷”的美誉,在通渭县传为美谈。他的一幅字画,在这个至今不算富裕的县里竟然卖到两百元以上,贵贱还买不到。

    其实,通渭人对书法家人品的崇拜早已超出了字画的本身。一个品格不好的人,即使字写得再好,也难登大雅之堂。相反,一个德艺兼备人的字,就是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每逢大事,就挂出来,讲给后人听时,总是以德为先,如同圣贤般地敬重,还要焚香磕头,顶礼膜拜的。

    这种厚重的根土文化,就连张贤亮都感到不可思议:“通渭这个地方这么贫穷,为什么会有这么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呢,而且出了这么多的大家呢?这简直是个谜!早晚我得到通渭看看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四、张贤亮的再造之功

老艺术家于洋和牛尔惠在一起

  牛尔惠至今感受着父亲那持久不衰的人格魅力。

  当他投身到张贤亮麾下,在影视城经营文化,通渭人听说了,许多人出差路过或专门托人到影视城里求字,就连不少在银川打工的后生也不惜用自己的血汗钱,跑来请牛尔惠写中堂,带回家乡给老人祝寿。得到墨宝的人,回到家乡非常地荣耀,被人羡慕地说“那是‘牛佛爷’后人的墨宝,张贤亮麾下的奇人!”在这种与根土文化的对接中,许多有关父亲鲜为人知的美德,深深地震撼了他,也使他更加领悟了中国书法艺术独特的人格魅力:那种在追求艺术的超越中,获得修身养性、净化心灵的升华,才能达到的艺术最高境界!为了达到这种境界,牛尔惠严于律己,烟酒不粘,美色不近,钱财不贪,以保持一颗纯洁的心灵,献身自己钟爱的事业:白天,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晚上九点,早早地入睡,养精蓄锐;清晨,五点钟起床,燃起一只香,放一曲雅乐,伴着袅袅飘逸的美乐,临池挥毫,潜心练字,进入了忘我的艺术境界里进行修炼。练完字,当他收笔迎接客人的时侯,眼里总是带着一股质朴清纯的慧光,不论面对何等场面,甚至是中央领导的检阅,也从容不迫,心态如常,能在一瞬间将自己的诗情画意挥洒出去。且整天保持着一种灵动、亢奋的激情。对此,张贤亮评价甚高,说:“牛尔惠的心态非常地好,他是把工作当成欢乐去干的人,他达到的艺术境界,一般书法家很难达到的!”

  也许因了这个缘故,张贤亮这位才高气敖的文学大师,对牛尔惠有一种本能的亲近,几乎每晚都要像老朋友似的,笑吟吟地走进集艺阁,偶而牵着他的小狗,还不无风趣地说:“尔惠,我带着‘小孙孙’来看你来啦!”。与牛尔惠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先是询问“今天发生了什么趣事?”听完之后,就让牛尔惠说说当天给游人做的诗,然后,再以他当年做“大风歌”的心智和今天作为文学大师的眼光,一一点评,悉心指导,甚至亲自动手修改,末了,还用商量的口气征询:“你看,这样改怎么样?”生怕自己的观点影响了一位艺术家的创作个性,甚至当有人建议牛尔惠“该改一改不够标准的方言”时,张贤亮也要出面阻止,用另类眼光看问题,说“牛尔惠就是牛尔惠,民族文化就应该是原汁原味的,改了,反倒不好”这让牛尔惠非常地敬佩,也满怀着感激。接下来,便是两个人研讨书法的时刻。每到这时,张贤亮这个给人一万两千元题字的作家,便谦和得像个小学生一样地可爱,又说又笑,反朴归真,陶醉其中的欢乐,以至让他忘情地说:“和尔惠在一起练字,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后来卸任了宁夏文联主席的他,专事影视城后,只要不是非常的社会活动,宁可舍去佳肴美宴的邀请、达官贵人的约见,也要坐着他的宝马车从银川匆匆赶回,与牛尔惠一聚,一老一少,幸福无比地练字,交流思想,切磋技艺,有时不觉间到了子夜......

  张贤亮不仅给了牛尔惠最高的工资待遇,灌输了大师般的文化营养,还在不断地为牛尔惠买来大量的名家真迹,甚至是文物价值很高的竹简,供牛尔惠研读。就在前两天,为了给牛尔惠找一本沈鹏书帖,他从自己浩如烟海的藏书里,一连翻箱倒柜寻了三天,直到记者采访时才满头大汗地寻到。

  牛尔惠动情地说:“我很幸运啊!能得到一位文学大师的栽培,而且给了这么好的平台,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增高的”也为了这个知遇之恩,牛尔惠每天把工作当成快乐去干,也不管每天晚上与张贤亮切磋到多晚,早上五点钟起床:雷打不动,修身养性,追求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显然,这个奇人心里的梦想不一般!


 



近年来牛尔惠所获得的荣誉

  然而,这可苦了我们的文学大师张贤亮,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自从迷恋上了书法艺术,就像上了贼船,一天不和牛尔惠切磋,感受不到书法艺术的魅力,心里就像长了草,发慌!这不,前几天,他还诙谐地写下了一首《学书难》,交给了牛尔惠,抒发其中的感慨:
  六十学书方知难,况经劳改臂半残。
  墨猪涂鸦呈法眼,请君点评供笑谈。

  当记者结束采访的时候,张贤亮又给了人们一个意外:经过他的成功运作,把今年9月份进行的百花金鸡奖的颁奖会场请到了宁夏银川,华夏影视城投资200万元的扩建改造工程,这里将建成中国电影独一无二的历史博物馆和民间传统艺术的大观园。当记者回首“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几个烫金的大字时,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二十年后,牛尔惠会不会是张贤亮给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个亮点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报道:
追梦——青年书法家牛尔惠